1. 主页
  2. /
  3. 山道期刊
  4. /
  5. 总第九期(2002年6月)

山道期刊

总第九期(2002年6月)

主题: 教会与多元宗教处境
包括专题文章五篇及书评七篇
页数: 139
售价: HK$100
专题文章
黄福光 从旧约看多元社会的宗教委身 Abstract
孙宝玲 多元宗教的考验:新约使徒行传的个案 Abstract
吴国杰 教父时期的教会与多元宗教处境:君士坦丁时期罗马帝国基督教化进程再思 Abstract
曹伟彤 后自由神学的宗教观 Abstract
邝振华 多元宗教处境下的香港宗教自由:从回归前后的几个个案看香港宗教自由状况的转变和教会的责任 Abstract
  • Religious Commitment in a Pluralistic Society: An Old Testament Perspective

    WONG Fook Kong

    This essay begins with Brueggemann's observation about the “amazing pluralism” both within and without the Church. I agree with this statement with the qualification that this has been the experience of Asian churches all along. Pluralism both within and without its ranks is not new to Asian churches. When we look at the Old Testament against the background of the ancient Near East, it is evident that ancient Israel also lived in a pluralistic society. Different gods competed for loyalty among the nations. Within Israel too there were different views about YHWH . It is against these competing ideologies that the authors of the Bible affirmed their commitment to worship YHWH as the one and only God. Thus pluralism should not be a reason for abandoning one's commitment to worship YHWH as the one and only God. Rather, it is exactly in face of alternatives and competing claims that one needs to make a firm commitment to worship YHWH.

  • The Challenge of Religious Pluralism: The Book of Acts as a Test Case

    Poling J. Sun

    Since the 80s of the last century the issue of religious pluralism has become a challenge to Christian communities. Granted the highly developed connections among nations in this electronic age resulting in conversations and mutual influences, a plurality of cultural and religious phenomena seems inevitable. This is similar to the situation in which the early Christian communities found themselves, addressing and being addressed by a world characterized by cultural inter-penetration. With this in view, this article offers a study of several passages in the Book of Acts, attempting to explore how the early Christian communities encountered their surrounding culture in the course of finding their identity and appropriating their mission.

  • The Church and Pluralism in the Patristic Period: A Reconsideration of the Progress of Christianization of the Roman Empire during the Time of Constantine

    Nathan K. Ng

    The reason for the conversion of Constantine has long been a matter of scholarly debate. Traditionally, the emperor is believed to have been converted religiously by the power of Christ. Modern scholarship, however, tends to attribute the conversion to political reason. This article intends to reevaluate the controversial conversion through a reexamination of the progress of christianization of the Roman Empire.

    The first section tries to show that the political stature of paganism was actually at that time much higher than the church. It would be very difficult to explain why Constantine chose to become a Christian if, as many modern scholars suggest, political stability was his sole concern. On this foundation, the second section argues that the emperor's bias towards Christianity was at least partially religious. Putting all evidences into consideration, a proposal of the spiritual journey of Constantine is tentatively reconstructed at the end of the discussion.

  • 魏正耀

    神学学士一年级

    浪子回头

    我初中决志信主,高中开始上教会。信仰路上,一次重大而深刻的经历是与我受浸有关。我决定受浸的理由其实很简单,就是我不能不承认神的真实,所以决定要确认和承认自己的基督徒身分。我上的教会正巧是我外婆以往一直参加的同一所教会,我相信这实在是神的带领。

    可是,2014年,我向家人隐瞒自己受浸的意向,因为母亲十分反对,父亲也基于家庭和谐的想法同样反对。全家只有哥哥支持我。浸礼前数天,在圣灵多次提醒及催迫下,我终于向家人坦白说出自己受浸的决定。这就开始了我浸礼前的煎熬──母亲要与我脱离关系。

    后来,哥哥将妈妈一直以来的担心、失望、愤怒都告诉我,指出的不单是我隐瞒家人,还有我过去对家人的忽略、不负责任和自以为是等表现。这塑造了她怎样看我的信仰,以及我所参加的教会。那时,我才知道自己多么愚蠢。好几个小时,我内心多番挣扎。祈祷时,脑海闪过一个又一个画面,发现神其实一直借著书本、圣经、不同人的口向我说话。现在我才终于明白,神要对我讲的话,就是要回转。

    于是我拖着妈妈的手回到教会,向负责的同工和传道人道歉,表示这次不参加浸礼了。过程中遇见不少认识的肢体,我向他们介绍母亲,又强忍泪水,放下面子,告诉他们我退出的消息。回家路上,我沉默不语,妈妈居然先开口,说:「我知道这教会,是婆婆所参加的教会,我在里面见到的都是好人,我信任你所参加的教会了。」她看着我掉下眼泪,动了恻隐之心,叫我回去受浸。她改变心意,叫我非常震撼,再次让我感受到母亲对我的爱。

    为了表达悔意,我当刻没有选择受浸。这次经历使我决心要再次带母亲来教会,要得到家人赞同才受浸。 2016年,我在得到家人的同意下,正式受浸。今天,也在家人的支持下,我决定报读全时间的神学课程。

    这次经历后,每当我读到浪子的比喻,就无法忍住泪水,因为我亲身经历了神对我这罪人的怜悯。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至亲,理当不配得母亲的原谅;神却给我悔改的力量,并且有丰富的预备和恩典。从那时起,神越来越多向我说话,特别是每当我思想圣经和生命的时候。神一次又一次见证祂话语的能力和真实。

    确立服侍少年人的心志

    谈到我的蒙召经历,可能要从中学毕业后参加教会举办的领袖训练计划说起。这个计划包括为中学生设计营会和暑期活动。从中我发现自己对中学生颇有亲和力,也对服侍青少年产生了兴趣。之后,我虽没有机会在教会服侍少年人,但这些年来从未放下服侍少年人的心志。甚至踏入职场,我依然梦想可以用教授结他的方式将福音传给少年人。

    2015至2016年,我在一所福音书店工作。书店内有不少的书对我影响很大。其中,斯托得的《世界在等待的门徒》对我影响极深,塑造了我作为基督徒的使命感。除了书本,该机构亦不乏属灵前辈,给我指引,对我影响极深。他们肯定了我对少年人服侍的方向,甚至鼓励我在教会全职服侍。

    沉淀思绪认清方向

    在神的带领下,我返回母会全职事奉,服侍少年人。这看似是个安舒区,但回望那三年的事奉,才发现这是挑战自己和我沉淀思绪的地方,也是我经历最多改变的地方。我明白自己不擅长对人的工作,亦没有相关的经验和学历,但弟兄姊妹对同工始终有某些期望。第一年的服侍,有得有失。我曾经在筹办营会期间做错决定,又曾经带过很沉闷的查经。我感到无力,且不知如何改善。我只好尝试聆听别人的建议,正面面对挫折,慢慢调节自己。这段日子,也曾问自己是否真的合适在教会工作,抑或须要在外面重新开始。只是,我回想最初服侍少年人的想法,就再次求神赐我更多的勇气去面对。

    时日慢慢度过,我发现自己有几项改变。我开始学懂与人相处,学会关心和慰问。其中最大的发现,是我认清自己的目的,不仅是服侍少年人,更是渴望看见他们生命转变。我愿神使用自己去成就别人的生命;即或不然,我亦愿意为此忍耐和守候。神陶造我,改变了我的生命,我常常为此而感动。因此,我亦期待见证神在别人身上的工作。

    务要传道尽我职分

    在教会工作期间,我几乎每逢周五都参与一所圣经教导机构的查经班。神透过其中查考的经文多次激励我。每当我在事奉上或生命中遇上难题或陷入沉思,周五查经班就往往有经文回应自己。其中一次使我印象深刻的经文,是提摩太后书四章2至5节:「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谬的言语。你却要凡事谨慎,忍受苦难,做传道的工夫,尽你的职分。」这经文不是提醒我用圣经责备人,或者单单只是教导圣经,而是激励我要努力学好圣经,避免只听自己喜欢听的教导,并且要实践当中的道理,与人同行;另一方面,提醒我面对各种挑战和苦难时,仍要选择尽忠服侍。

    神透过这些经历塑造了我今天的心志和方向,并在事奉的路上为我一步步铺排。所以,我报读神学,盼望继续装备自己,继续被主使用。

  • 何诗雅

    道学硕士一年级

    从信仰迷惘到立志跟随主

    我是第二代的基督徒,自小在教会长大,但在中学时期也经历过一般「信二代」对信仰迷惘的阶段:不知道自己上教会的目的,更不清楚自己是否真的相信耶稣。感恩,当时身边有很好的属灵同伴和导师,陪伴我度过那个阶段。

    中三的时候,我担任团契的职员。当时,团契成员不多,每次周会几乎都是我们几个职员负责各样主要职务。这使我不断反思自己参与教会聚会及事奉的原因和目的。我渐渐更加乐意投身参与团契的事务,开始感受到在神家与弟兄姊妹同工并同心合意的喜乐和平安。

    2010年全教会的读经营是我信仰的转捩点。营中最后一晚的献心会上,我看见几个年纪比我稍大的弟兄姊妹,受神的感动而愿意献己于神,为主而活。那时,我的心深深被触动,私下向神祷告,决定从此顺从神的带领,接受陶造,一生为祂而活。营训的经文是耶利米书一章10节:「看哪,我今日立你在列邦列国之上,为要施行拔出、拆毁、毁坏、倾覆,又要建立、栽植。」这句经文至今仍不时提醒我,要每天跟随主的带领,成为祂合用的器皿。

    中四那年,我透过教会参加一个全亚洲的基督徒聚会。当日,牧师讲道后,呼召会众立志日后受浸加入教会事奉神,并要从座位中站立,表明心志。当下,我心里不断祷告回应神,并且向神立志日后受浸加入教会。直至结束祷告,我才意识原来自己已站了起来,而且泪流满面。我一直把这个特别的经历记在心中,因我相信就是在那个时刻神亲自触摸我的心灵,为要让我立志回转归向祂。

    在异地寻求主

    可是,大学时期,我看见身边的基督徒同伴越来越少,留下教会的人心里也有很多疑惑、挣扎。虽然面对这个转变,但感谢神,祂让我在这个时期参与基督徒组织,并在群体中学习、服侍,使我不致在信仰的路上陷入孤单、失望。这几年的经历,反而让我更多思考事奉和教会的事情,心中期望能够更认识神,更明白祂对我的心意。

    因此,大学毕业后,我决定到南非短宣半年,在异地学习和服侍,从中经历神更多。神真的很信实。祂使我重新确立与祂的关系,并且让我一步步明白祂对我的呼召。短宣期间,我看见不同的弟兄姊妹愿意奉献作宣教士,心中为他们激动和感恩。可是,自己却一直没有感动作宣教士。短宣最后一个月,我开始为自己下一步的去向祷告。神让我回想自己在香港的母会的情况,特别是当中「信二代」的青少年。或许,因为自己也是一名「信二代」,所以容易明白他们心中的迷惘和挣扎。当时,神透过短宣其中一节有关门徒训练的课堂向我提问:「你愿意牧养这班青少年成为我的门徒吗?」当下我心里十分激动,同时回想起一年前港九培灵研经大会上自己的回应,就是立志服侍教会的年轻人。

    神回应我的顾虑

    从南非回港后,我一直将这事存记在心,但有两个想法拦阻我进一步回应。一、是自觉只有二十多岁,没有许多人生经验,现在就进神学院,好像太过年轻;二、是不确定神的呼召,是叫我作全职的青少年牧者,抑或只是叫我在教会其中一个服侍青少年的岗位上事奉。

    针对这两个想法,我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去寻求答案。透过工作和在教会的事奉,我逐渐发现自己对年轻人有一份不是出于我自己的爱心。虽然很多时候年轻人叫人「激气」,但自己心中更是希望用更多时间陪伴他们,期望自己能专心服侍他们,教导他们,使他们看见神,信靠神,真正成为耶稣基督的门徒,生命得以改变。

    此外,耶利米书一章7至8节说:「耶和华对我说:你不要说我是年幼的,因为我差遣你到谁那里去,你都要去;我吩咐你说什么话,你都要说。你不要惧怕他们,因为我与你同在,要拯救你。这是耶和华说的。」这段经文在我寻找和确认神呼召的过程中多次出现。神借这经文叫我不要为年龄而忧虑,反而要顺服,信靠祂的带领。所以,我决定要把握现有的时间和机会去事奉,回应呼召作全职事奉的牧者。因此,我在心中下了决定:若之后的聚会有发出全职事奉的呼召,我必举手回应,在人面前确立这个呼召。

    一个月后,在同心圆的营会中,讲员鼓励我们把握事奉的机会,我深知神要透过这次营会让我再有机会作出全职服侍的决定。我不断祷告,最后决定放下心中的忧虑,顺服神的带领,回应投身全职事奉的呼召。

    现在身为神学生的我,期望可以透过整个神学课程的学习,认识自己的强处和弱处,并且增进知识,操练品格,而且更要紧的,是学习成为一个具有爱羊群心肠的牧者。

  • 吴慧盈

    道学硕士一年级

    行义反而受苦?

    我自小在一所基督教小学就读,小三的时候,还参加了基督女少年军队。从此,基督占有我生命的分量就越来越多。我开始认识更多神的话语,并且很想抓紧天国的价值观,成为讨神喜悦的女儿。因此,当发生我认为不公义的事,我便忍不下去。小六的时候,我把同学们的恶行向老师告密,结果遭全班杯葛,课室内每分每秒我都感到极为孤单,所有分组活动我都是剩余的一个。我每天哭着指骂神,不明白为什么我为祂坚持行义,祂却反而夺去我所有的朋友!然而,我依然单纯地笃信祂的存在,继续恒常参与教会聚会。

    上到中学,环境改变了,我不再孤单,但性格却因以往的事情而扭曲了。我开始将自己的感受隐藏起来,也变得敏感,不时浮现小六时候的种种负面情绪。我开始讨厌自身的感受,变得说话冷漠,又语带讽刺。

    神爱的独特创造

    高中的时候,我对自己的专长和人生目标,感到迷惘。在失落之中,我问神:你既创造我,那属于我独特又宝贵的地方是什么。结果,神用意料之外的方式回答我,并且让我看见自己原本的价值,肯定自己是被爱的。

    中学时期,我理科成积极为突出,但文科却常徘徊在合格边缘。为挽救我的文科,老师鼓励我参加一个「新诗创作班」。开始上课时,我失望极了,心想一个词汇贫乏的人一下子就要写新诗,真不可能,但我最后还是勉强交了一首做功课。上第二课时,老师竟在投影片上展示我的诗,还说那是他很欣赏的一首,因为当中的情感洋溢,十分丰富。那一下子,我彻底感动得呆住了,就好像第一次感受到别人欣赏自己。这是天父对我的回应。祂让我知道:我的情感本身是独特且美丽的;我本身就是那么特别,是一个满有祂的爱的创造;我怎么还要披着强悍的外表呢?原来连我自己也讨厌自己的部分,祂都重视。祂从来没有撇下我。即使我骂祂,对祂失去信心,祂仍然爱我。对这样的一份爱,我除了相信,就只有满满的感谢。感谢神让我看见我原有的价值,让我找回自己,遇上祂的爱!

    服侍受不公义对待的人

    神又让我看见世界上有一群流离失丧并活在不公义之下的人有认识福音的需要。大学期间,我修读文化研究,这促使我开始探索自己社区之中有什么人生活。后来,我发现,自己居住的土瓜湾社区,有一群少数族裔和难民是我的邻舍。每当听见他们每一位的故事和需要,我的心都感到悲伤。他们怎么被社会不断边缘化,甚至陷入寄居的景况?这份感动越发强烈,我知道自己必须服侍他们。于是我尝试定期探访他们,实际帮助他们的各种需要,并且学习乌都语,好服侍我的邻舍。这份感动不断加强,神让我对这群活在不公义底下的人有一份不能放下的承担,叫我用生命见证去让他们知道他们是何等值得被爱,又叫我去把他们和大众的距离拉近,使他们得以被社会看见。

    我在这里请踩扁我

    2018年5月,我参加了一个敬拜聚会。负责带领的弟兄问会众:神与你有没有一些亲密的信息,是你忘记不了的? 「我在这里,请差遣我」这话马上在我心中浮现,我知道这就是神刻在我心版上的经文!这金句是从小一直在我心中,挥之不去。

    那位弟兄接着请会众回想领受这信息的情境,我的泪水立刻如雨下。第一次读这经文,是因为小学圣经科要我们背金句。我站在饭厅的椅子上,一边大叫「我在这里,请踩扁我!」一边跳下来,来来回回十几次。一回想,整个情境就变得极具意义。我就是从自己生命的宝座上跳下来,求神踩扁自己,让神在我生命的宝座上坐着为王!原来祂从我小时候就叫我去宣告:「请差遣我!请坐着为王!」那刻在我心版上的经文,叫我不住地祈求神,心中的圣灵不断地激励我。

    看见了异象

    我知道心中对这群活在不公义之下的人的承担,是出于圣灵在我心中工作。我也羡慕被神差遣,但神想怎样使用我?对我来说,我和神最主要的关系是君臣,因此我渴望自己所行的每一步都是按神的期望。在另一次敬拜聚会中,神竟然实实在在地回应了我。

    身为浸信会会友,我一向不特别期望领受异象或说方言。但那次聚会,我看见自己人生中首个异象:在一个圣洁的殿中,我跪在神跟前。祂问我,可以差遣谁呢?接着,祂就指向一个地方,要差我到一个满是黑色的山的地方。那个异象维时很长,有很多片段。其中,神陪伴我一起经过,不介意我所有的软弱。我怕自己没有能力,没有信心,没有果子,但祂仍然是要使用我,甚至安慰我。我知道,祂就是要呼召我。

    再求一个确据?

    然而,我极为小信,害怕这个异象只是我一厢情愿,而非神的心意。我与教会传道人面谈;她向我提议,若不肯定的话,可向神求一个确据。可是,我心底马上抗拒再求一个确据。 「再」?那一刻,我才发现原来自己心中一直知道神已经给我确据,就是那异象,只是我不信。我再回想那个异象,我终于愿意承认这一事实──这异象是神特地只给我看,就如以赛亚蒙召时,只有他领受异象一样(赛六1-13)。我知道,当神问「可以差遣谁呢?」的一刻,异象中只有我一人跪在祂的宝座前。我当刻被拣选,是独特的一个。我知道,我要信!我要信!

    到了第二天早上,我到海边恳切地祷告立志。祷毕,我又读到另一句经文:「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来十一1)这是神再为我打的一支强心针。我所欠的就是信心;当我摆上了自己,这信就是那份确据了。我不须疑惑或再求确据,因我已不能再怀疑祂真的是呼召我去为祂奔跑!我盼望自己能用尽一生服侍神,把光明带进黑暗之地。愿我成为一个合神心意、谦卑又良善的仆人。

  • 邝振华

    实用神学(世界宗教)副教授

    自保与爱邻舍

    疫症发生,人本能反应是保护自己免受感染,这是无可厚非的,甚至可以视为一种公民责任,因为少一个人染病,就为香港医疗系统减轻一分压力,有助控制疫情。但疫症蔓延之际,人只顾自保,就有可能演变成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生活方式。圣经不是要我们过一种自保式生活,而是要关爱四周的邻舍。

    疫症发生,我们关注医护人员的装备是否足够,但动机是否只是害怕他们没有足够的装备来救治我们,还是害怕他们染病?救治病人是医护人员的天职,「沙士」期间我们见证了香港医护人员如何燃烧自己来驱走疫症的黑暗。但今天除了在旁鼓励和感激他们之外,我们是否可以多尽一点力,使医护人员不再须要燃烧自己来救治病人,例如一起要求政府及时采取严格的抗疫措施?

    贫穷的独居长者是香港较明显的弱势社群。疫症发生后,他们就变得更弱势。他们很多不懂上网订购口罩,也不懂在网上寻找有口罩售卖的地点。当口罩被炒卖到十元一个,他们就更加负担不来。很多长者因没有口罩而不敢出门,甚至因而不能到医院覆诊。很多日间长者中心因为防疫而暂停开放,部份独居长者只有终日躲在家中惶恐度日。感到欣慰的是,很多教会察觉他们的需要,捐赠口罩给他们。当「口罩荒」还未结束,又来恐慌性抢购白米。一些长者家中米粮快将食尽,四处奔波也买不到白米。这些长者比其他人承受更大的折腾,应当受到我们更多的关注。

    罪恶与不义

      疫症流行与人的罪有关。有求医的病人不申报自己曾经外游的事,结果危害了医护人员,这些自私行为我们须要指责。武汉疫情发展到如此严重的地步,是源于有内地官员想隐瞒疫情。不幸殉职的李文亮医生,是最早揭露疫情的医护人员,却被公安指斥为造谣者。现时武汉因疫症而死的市民超过二千,我们应该谴责那些隐瞒疫情的官员,并要求革除他们的职务。

    对抗疫症,不单要靠优秀的医疗团队,还要靠市民对政府的信任。现时社会不信任政府,很明显,箇中原因是很多香港市民还未能放下「反修例风波」期间所积压下来的怨恨,加上政府应对疫情时,又给人「反应迟缓」的印象,所以市民对政府的信心「直插谷底」,而且,政府又无法稳定口罩的供应,民怨于是与日俱增。市民与政府之间的互信已经受到致命性摧毁,所以在抢购白米和厕纸的浪潮中,虽然政府多番保证日用品供应没有问题,但市民根本就充耳不闻。市民对政府的信任,关乎社会的安危。试问,如何可以回复市民对政府的信任?我认为一次问责性的重组,才有机会挽回市民的信心。

    人与大自然

    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的交易,并且指出,必须革除滥食野生动物的陋习。由此可见,内地政府意识到疫症与食用野生动物有关,所以在这时禁止人食用野生动物,但反应太迟了!早在「沙士」疫症发生后,专家已发现沙士病毒的宿主是果子狸,但2003年之后,内地仍然没有禁食野生动物,还让野味行业发展成规模庞大的产业。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的宿主有可能是穿山甲。假如内地政府在2003年果断地禁绝市民食用野生动物,也许这次疫症就可以避免了。

    滥食野生动物的陋习,让我们反省「人与大自然的关系」和「人与其他生物的关系」。圣经明确指出,人类不是大地的霸主,而是管理者。大地的主人是神,我们不过是受托的管家。但有一段很长时间,人类误以为自己是大地的霸主,可以任意主宰其他生物的命运,还有人因这种心态而成了纵欲的消耗者。疫症发生后,我们才关注中国人滥食野生动物的陋习,反应是迟了,但总比「过而不改」好。面对新型冠状病毒疫症,我们要思考人类在大自然的角色,基督徒要让圣经的信息重塑我们对「人与大自然关系」的理解。

    自去年6月,香港人仿佛走进一条黑暗的地道,挨了多个月苦头,还未见尽头发出来的光茫。这几个月来,疫症把这条地道变得更加漆黑。但疫症同时可以把地道转化成课室,让我们从中学会关心身边有需要的人,学会关注社会上的罪恶与不义,并且催迫我们反省人类与大地的关系。尽管学习这些功课未必能够使我们立刻走出黑暗,却有助我们避免将来另一次黑暗的降临。

  • 刘振鹏

    实用神学(基督教伦理)助理教授

    若非新型冠状病毒爆发,我们就可以照常一起敬拜和聚会,人与人之间就不须保持距离,减少会面,学校也不需停课,群体成员就不会感到彼此被割断(disconnected),市面也不会如此萧条。 「浸神」停了课堂教学,改为网上授课,至今已有一段时间。很多同学感到没有团契生活,既不能三五成群地温习、做功课、吃喝玩乐,又没有面对面的相交,感觉彼此被割断、灵命枯干。

    用爱战胜黑暗

    今天,我们不能被看似黑暗的环境打败,要用爱来面对挑战!每当提及爱,大家都可能想起哥林多前书第十三章,这段经文誉为「爱的篇章」。事实上,这段经文常常成为婚礼或结婚周年纪念的训勉材料;不过,保罗写这段文字,本来不是旨在训勉新人或做婚前辅导。哥林多前书第十三章,是保罗教导哥林多教会肢体相交之道和相爱之道,即教会肢体之间如何彼此相爱。当然,牧者挪用这段经文在婚礼中教导夫妇间的爱也是可以的,因为若夫妇二人连肢体间的爱也不懂,又如何爱另一半?不过,这段经文更应该用作训勉肢体之间的爱。因为,倘若教会肢体之间没有爱,试问这还是耶稣基督的身体吗?

    群体中的服侍

    英国循道会牧师禾顿博士(Dr. Roger L. Walton)对潘霍华在《团契生活》(Life Together)谈论的「群体中的服侍」感到惊讶。禾顿牧师指出,潘霍华所讲的主内肢体团契生活的服侍,不是讲道、教导或牧养关顾,而是:第一,勒住舌头的服侍(ministry of holding one's tongue);第二,谦逊的服侍(ministry of meekness);第三,聆听的服侍(ministry of listening);第四,助人的服侍(ministry of helpfulness);第五,承担和容忍的服侍(ministry of bearing)。* 相信大家都察觉,这五项服侍并非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发现,只是「作主门徒」的基本操练和践行。

    今天瘟疫肆虐香港,第四点「助人的服侍」,对我们特别有意义。「助人的服侍」的意思,是愿意接受别人打扰自己的生活――愿意自己的生活和安排因肢体的需要而被搞乱。当个人的计划和空间被他者打扰,要视之为上帝所赐的礼物。+ 这多个月以来,全港市民过着口罩和搓手液紧缺的日子;古人云「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今天却是「瘟疫连三月,口罩抵万金」!市民大众担心,一旦自己的卫生防护装备「弹尽粮绝」之后,怎样办?这可能是我们人生第一次经历「原来钱不是万能」;有钱但买不到口罩和搓手液,感受是如此无奈、惊恐,甚至绝望!这是2003年「沙士」(SARS)期间也不曾出现的可怕经历。看见市民(特别是长者)为买一两盒口罩而通宵排队,并且很多市民在超市抢购日用品,我们既心酸,又担心,更是愤怒!

    践行「助人的服侍」

    今天,这些无助的市民有坐在我们身边的吗?过去一个月,我们的肢体有否因口罩不足而足不出户,不敢上教会崇拜,甚至不能上班?这不正是上帝给予我们的机会和责任,践行「助人的服侍」,关心身边有需要的肢体,与他们分享口罩和防疫物资?我们甚至可以预期,百业萧条必接踵而至。我们对肢体的支援,就是以具体的行动向他们述说上帝的爱;这正是为他们献上祝福,滋润他们的心灵。所以,在瘟疫蔓延时活出爱,正是门徒群体(教会)的本质和任务。然而,在此必须郑重澄清,这绝非表示我们只照顾主内肢体,忽略那些认识或不认识的他者。重点是,若有人连自己身边的肢体和家人也不爱,反而去爱不认识的人,这是否有违常理?这也好像说,人没兴趣向家人和身边的朋友传福音,反而热衷宣教,这同样不合逻辑!

    过去数月,我们不能一起聚会,没有团契生活,你是否有一种「被割断」的感觉?圣经教导我们,日常肢体关系的建立是要践行哥林多前书第十三章的教导。若我们能够视肢体为我们所爱的人,这个爱的关系就成为我们相交的能量和基础。当一时的狂风巨浪冲击我们的关系,使我们能够撑下去的其中一股力量,就是这基督里的爱!今天瘟疫蔓延时,让我们一起用基督的爱消除那弥漫人心的恐惧和不安,用基督的爱活出福音和盼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Roger L. Walton, Disciples Together: Discipleship, Formation and Small Groups (London: SCM, 2014), 35-36.
    + Walton, Disciples Together, 36.

  • 邓绍光

    基督教思想(神学与文化)教授

    这是一个怎样的世代?持续超过半年的政治运动,还没有完全停息,就出现了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香港社会活在一个怎样的世代之中?无论天灾或人祸,都不是我们想看见的景况。有什么人喜欢落在惶恐失措之中?有什么人愿意在慌乱惊惧之中生活?但是,今日我们陷入的局面,人类自己完全没有责任吗?抑或,我们不得不承认,天灾也好,人祸也好,都不过因为人自己没有善待人类社会、自然世界,才招致今日的结果,最终自己承受。这是圣经里面讲到的「任其败坏」的审判。上帝不须刻意主动责罚我们,只要稍为掩面不顾,限制祂的护佑,不阻止我们行恶,就可以叫我们自食恶果,落在终日惶恐慌乱之中。

    人类的确狂妄自大,骄横跋扈,以为单凭自己就可以妥善治理自己的社会,繁荣昌盛,不断进步;也以为人类的理性足以认识自然世界的奥秘,因而肆意以技术来操控一切,结果招致难以想像的混乱。无论人类社会的混乱也好,自然世界的混乱也好,都在吞灭我们的生命,叫我们难以安身。

    没有远离我们的上帝

      这是一个主耶稣所说的「又不信又悖谬的世代」(太十七17)。可是,上帝没有因此远离我们;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就是个明证。昔日,基督在肉身中与我们同在;现在,祂在圣灵里跟我们同在;将来,要在荣耀里与我们同在。昔日基督的同在,是受苦的同在;祂经历我们那种死亡――经受「上帝缺席」这种审判。今日基督的同在,是盼望的同在,因祂的复活为我们带来应许,就是死亡的终结和生命的转化。将来基督的同在,更是荣耀的同在,万有都要圆满起来,没有亏缺。

    只是,处身今日这种局面,每日接二连三从不同媒体得悉感染确诊个案增多,众人排队抢购口罩、消毒药水,甚至厕纸、白米;这样的事没有止息,我们的心如何可以平静下来?我们多么希望那威胁生命的疫症很快就消散,生活回复正常。但是,有谁说得准呢?对基督徒来说,复活的基督给予我们的应许――死亡的终结和生命的转化――是否真的可以帮助我们平静地面对疫情?这是生命操练的时机,却是十分不容易。远离死亡,就近生命,这是自然的反应。但是,死亡的临近,却是定然而不可逆料。那么,复活的基督对我们所作的终末应许,可以稍为减轻我们此时此刻的惊恐和忧虑吗?这绝对不是容易的功课。

    失控与依靠上帝

    也许,人类有好一段日子习惯了掌控自己的生活,掌控自然的世界;把偶然性排除在外,一切操之在我。因此,我们并不熟悉失控,不习惯依靠在我之外的上帝;也因此并不懂得怎样在失控和依靠上帝之中去生活。混乱的世界叫我们意识到失控,但是,只有察觉到自己无可避免地须要依靠上帝,我们才会学习谦卑地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这种依靠,是顺服上帝的心意,而不是祈求祂成全我的欲求。我们须要学习的是,体会上帝的心意而不是体会人的意思(参太十六23)。否则,越意识失控,就可能只是越激发我们的掌控欲望,要像上帝那样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结果带来更大的灾难。

    我们不单须要敬畏上帝,也须要对自己的社会和自然世界不再采取一厢情愿、自以为是的宰制态度和手段。也许,承认自己的无知,我们才会尊重他人和他物,才会更好地认识他人和他物,更恰当地对待他人和他物。这种承认,不过是真正接受自己只是受造物,是有限的,也是堕落的。恳求圣灵帮助我们,让我们在基督里看见自己的本相,并感动我们悔改,回转过来,学习怎样在失控和依靠上帝之中去生活。

  • 佘枝凤

    基督教教育助理教授

    我们这群向来可四处走动的人,农历新年开始却被疫症煞停了步伐:失去过往生活作息的流程,失去部分活动领域,失去大部分的社交机会,失去面对面的课堂学习,连参加教会聚会的机会也失去了。或许,此时我们可以向伤残的朋友学习一种生活技艺,称为「失去的技艺」(the art of losing)。

    永远的爱丽丝

    2014年,上演了一出由小说改编成的电影《永远的爱丽丝》(Still Alice),讲述一位大学教授,拥有骄人的学术成就和美满的婚姻、家庭,可是,最后被诊断患上脑退化症(dementia)。

    她仍能够说话时,曾为一个支援脑退化人士的慈善团体演说。她引用毕晓普(Elisabeth Bishop, 1911-1979)的一首诗〈一种技艺〉(“One Art”)作开场白:「『失去』不是难掌握的技艺。」患上脑退化症的她,每天跟「失去」纠缠:努力留住宝贵的记忆,跟所爱的东西保持联系,维持自己在世上的位置。她向听众呼吁,不要聚焦在自己怪异的病态行为,说:「这个人不是我。」也不要认为她在受苦。她说:「我不是在受苦,只是在挣扎,在拼命〔掌握『失去』的技艺〕。」

    爱丽丝的丈夫也是学者。他们育有三名子女,其中两位是成就卓越的专业人士,而小女儿算是家中最没有成就的,从事演戏。但家中只有她想了解妈妈的挣扎,对「爱丽丝是谁?」这问题有兴趣。

    电影以这对母女的对话作结。当时,爱丽丝已失去语言接收和表达能力。小女儿对着看似没有任何反应的母亲,读出一个剧本其中一段,是讲述人失去的东西不是真的消失了,而是升华到宇宙某个地方。小女儿读完,坐在母亲旁边,问:「你知道这是想说什么吗?」在小女儿竭力鼓励下,爱丽丝最终哼出含糊的声音:「爱……爱。」小女儿兴奋地说:「妈妈,对啊!就是爱。」

    转化的逻辑

    若要进一步解读电影主角爱丽丝所说「掌握『失去』的技艺」之意义,我推荐可参考普林斯顿神学院、已故基督教教育教授洛德博士(Dr. James Loder, 1931-2001)提出的人的灵(human spirit)转化逻辑(the logic of transformation)。这诠释有助我们反思自己在疫情中的经验。

    洛德在其著作《灵的逻辑》* 提出,人的灵犹如一枚充满力量的炮弹,自出母胎便主动克服环境障碍,建立自我与环境互动的智慧规律,从中建构自己和世界的意义。人的灵若遇上任何变迁,窒碍这互动规律,就会锲而不舍寻找出路,直至建立一个新规律或新意义结构方罢休。

    《永远的爱丽丝》是个不错的例子,说明人的灵的活力。电影描述的脑退化经验,不单是个夺去人能力、尊严的恶梦,对爱丽丝来说,还是一场挣扎。若用洛德的话来表达,脑退化症是爱丽丝的灵所遇到的变迁。它窒碍她作为大学教授、妻子及母亲的「自我与世界互动」的固有规律。爱丽丝说要「拼命掌握『失去』的技艺」,正是人的灵在努力重建一个新规律。例如,她有创意地用不同方式维持与家人的关系,甚至成为争取脑退化人士权益的倡导者。及至病情进入严重阶段,爱丽丝处于近乎与外在世界隔绝的状态,她的灵仍不断奋力冲破沟通的障碍,回答小女儿的问题,维持母女之爱。

    最终的渴望

      洛德之人的灵转化逻辑,除了帮助我们明白人的灵的活力,还提醒我们人的灵的受造性和迷失。人的灵竭力追求所爱的,这图画有时相当美丽,就如爱丽丝的例子;但不要忘记,这有时也相当丑陋,例如,为了效忠宗族而侵犯外人。洛德精湛之处在于为人的灵的转化力提出神学诠释,指出人的灵确实充满力量,好像一枚炮弹,但这炮弹并非漫无目标。人的灵充满欲望,为了求存和满足自己,四处流窜。可悲的是,即使欲望获得满足,还是失落,因所得到的不是人的灵真正所爱的。人的灵容易错爱,陷入作茧自缚的困境。洛德解释人的灵的力量、错爱、失落,反映出人的灵最终所渴望的是非受造的(uncreated)。与神的灵联合,才是受造的人的灵之至爱。惟有与神的灵联合,人的灵才可安息,寻获自己和生命的意义。

    在疫情中,我们失去了有形和无形的事物,也在奋力学习「失去的技艺」。我们展现不少人的灵的创建力,用各种方式恢复与世界的连系,例如网上教学、网上崇拜等。但洛德对人的灵的神学诠释提醒我们,要思考几个问题:这些东西真是我们心灵所渴求的吗?我们获得这一切后,真的满足吗?什么才是「失去的技艺」的目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James Loder, The Logic of the Spirit: Human Development in Theological Perspective (San Franciso: Jossey-Bass, 1998).

  • 吴国杰

    基督教思想(教会历史)教授

    继2003年「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简称SARS)之后,近期又有「2019冠状病毒病」(Coronavirus Disease 2019,简称COVID-19)在世界各地肆虐。疫情不受控制,病毒到处散播。许多受影响地区的民众都心感不安,包括香港市民。在抢购口罩、消毒液、漂白水、白米、纸巾的人群中,不乏信主多年的基督徒。面对此情此景,牧者领袖除了调整堂会聚会的安排之外,还得积极思考如何在灾病威胁、隔离防疫的环境下,给广大信众提供适切的牧养关怀。事实上,回顾二千年的教会历史,教会群体曾多次遭受瘟疫侵袭;前人的经验、见证和教诲,实可成为今日宝贵的提醒。

    亚历山太城大瘟疫

    笔者尝试在此列举两个实例。公元263年,亚历山太城(Alexandria)爆发严重瘟疫。教会史家优西比乌(Eusebius of Caesarea)所著的《教会历史》(Historia Ecclesiastica),保存了当地主教狄尼修(Dionysius of Alexandria)的见证陈述。当中记载,大瘟疫期间,由于当时没有现代的医疗隔离设施,异教徒只有忍痛撇下开始发病的人,连至亲好友也被迫离弃。他们将半死的人抬到街上,死去的人也无人敢埋葬。相反,基督徒的表现却截然不同。狄尼修称赞说:「我们当中大部分弟兄在爱心实践和相亲友爱方面,均显出毫无保留的态度。他们互相激励,无畏无惧地探望病患者,不断照顾他们,在基督里服侍他们。他们以喜乐的心分担他人的苦难,甘愿染上邻舍的疫病,受他们所受的痛楚;许多弟兄甚至因照顾和坚固病者而自己染病离世。」这些为服侍邻舍而病死的,其中还包括了德高望重的长老和执事。他们以此展现敬虔和信心,狄尼修称扬他们的行动无异于「为主殉道」

    威登堡的黑死病

    另一个实例,发生于公元1527年威登堡(Wittenberg)爆发黑死病疫症期间。为确保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和一众威登堡大学教授的安全,选侯坚定者约翰(John the Steadfast)下令,所有大学教职员南下九十英里外的耶拿(Jena)暂避,并且在那里复课。然而,马丁路德和同工布根哈根(John Bugenhagen)却坚持留下,继续牧养并照顾那些患病及陷于恐惧中的信众。在一封给同工友人的书信《人可否逃避致命瘟疫》,路德指出,对一般信徒而言,为保全性命而逃离疫区,是自然的反应,是合情合理的;然而,传道牧者却不应逃走,因为「好牧人为羊舍命」,面对致命疾病威胁的信众是最需要牧养关怀。同理,任何担任公职的,如市长、法官、医生、警察等,也要留下来,继续以良好的管治来保护市民大众;只有当相关公职已有妥善安排,有他人代理执行,他们才可离开疫区。

    使命与性命

    初期的亚历山太教会和马丁路德等人,在瘟疫期间坚持留下,照顾那些陷于惊惧、病患中的人,并非出于无知,不了解疫症的传染性、杀伤力,也非由于过分乐观,以为神必然保守,不会患病;而是认定实践基督徒的信仰使命,比肉身的生命更重要;正如圣经所说:「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太十28)他们的榜样可成为今日许多基督徒的宝贵提醒。面对骇人的疫症,究竟我们如异教徒一样,只为自身需要而抢购种种物资,还是依然坚守基督教的信仰原则,甘愿为他人而牺牲付出?

    进一步细心思想,其实这世界早已散播着种种属灵的疫症,就如「教会俗化」的疫症、「追求名利」的疫症、「虚假伪善」的疫症;还有去年香港社会运动期间,许多群众,包括信主多年的基督徒,也不自觉地染上「欠缺怜恤」、「彼此仇恨」的疫症。这些疫症能使人偏离圣经真道,变得是非不分,比「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病毒更可怕。我们小心翼翼「戴口罩、勤洗手、少聚集,以防疫症传播」的同时,有否以同样谨慎的态度来应对属灵的疫症?求主启迪并帮助我们!

  • 卢允晞

    新约助理教授

    去年,由于政见不同而造成社会动荡,香港的基督徒和社会其他人士都经历种种艰难,生活大受影响。如今,新冠肺炎爆发,似乎要进一步延长这种不明朗又充满忧惧的日子。或许,现在是适当的时候思考一下,圣经如何谈论苦难;这样,当我们真的要服侍受苦的人,所说的话就不仅能鼓舞人心,还能包含神学内涵――如此,我们所服侍的人,就不但得到安慰,还可以更认识神是谁,知道祂是怎样的,因而信靠祂。

    有时,教会似乎不善于面对苦难,我为此惊讶,因为撰写圣经的作者,大都是处身软弱、无助的景况,渴望获得拯救。他们受苦,往往是由于他们是神的子民,并且因为他们竭诚尽忠活出这个身分(约十六33;彼前四12;腓一29;参可十28-31)。务须谨记,对基督徒而言,事情往往还有一个属灵层面,是超出肉眼所能看见的。耶稣之所以能够向「虚心的人」、「温柔的人」和「哀恸的人」说「你们有福了!」,就是因为现实不仅是我们有限的视野所看见的。

    有智慧地与受苦者同行

    不过,试图为一个人的苦难赋予神学意义,或以笼统的解释来消解,有时可以是帮倒忙。约伯遭逢苦难后,三个朋友前来探望。他们本来做得不错,一言不发,与他同哀七日七夜(伯二11-13)。可是,当他们开口,尝试为约伯的悲惨遭遇加诸神学解释,问题就来了:「约伯,是你做错了事」、「约伯,你必定犯了罪」、「是神惩罚你」。结果发现,只有神才有智慧,只有祂才知道人受苦背后的原因。在故事的结局,神斥责约伯的朋友说话愚妄,没有见识(伯四十二7)。即使两件事物互有关联,也不表示两者互为因果。且看这句话:「有呼吸的人百分之百会死。」诚然,每个死去的人都曾经呼吸,但这并不表示「呼吸」这举动使人死亡。在路加福音十三章1至5节,耶稣同样提出警告,若有人遭逢自身无法掌控的灾祸或意外,不要责怪或归咎受害者。耶稣告诉我们,悲剧发生时,我们充当神的代言人,是不智的;我们不应揣测发生不幸事情的属灵原因。耶稣反而劝告我们要自我检讨,让这些悲剧促使我们自己悔改。人在苦难中,需要的不是神学家的解释,而是牧者的关怀。

    苦难的属灵层面

    然而,纵使我们无法解释可怕的事情「为何」发生,圣经却表明:不管事情因何发生,神总能从我们艰困的经历中造出美善来。我们身为基督徒,就笃信这信念――毕竟,神也容让耶稣死在十字架上,为赎我们的罪,成就救恩(罗五10)。根据使徒保罗,犹太人起初拒绝福音,虽然可悲,但这却造就外邦人信主(罗十一11-12)。约瑟被兄弟出卖是一桩极其丑恶的坏事,但约瑟也能明白,神能够使用他兄弟意图伤害他的行径,成就祂神圣的旨意(创四十五4-15)。

      人承受苦难仍坚持对神忠诚,便有从神而来的美好结果;这样的例子,新约圣经里比比皆是。雅各书指出,患难可以生忍耐,忍耐可以使我们成熟完全,最终获得生命的冠冕(雅一2-4、12)。希伯来书申明,苦难可以是神容许的,为要管教祂所爱的儿女,使他们结出义和平安的果子(来十二1-11)。彼得前书作者指出,苦难可以有为他人成就救赎的作用。正如我们因着耶稣替我们受苦而得着医治和拯救,神也可使用我们的患难,以意料不到的方式,使别人得救赎和成全(彼前三17-19,二22-24,四12-19)。在启示录中,羔羊所受的苦难并非战败的记号,这些苦难也不会被遗忘或忽略。相反,羔羊受伤,是神最终克胜魔鬼整个过程中关键的一环(启五9)。同样,圣徒所受的苦难也不被遗忘(启六10,七14)。到了时候,神就更新一切,终结邪恶、苦难,甚至死亡(启二十7~二十一8)。

      纵然我们绝不应抽离地以论理解释来消解别人的苦难,却仍可以与伤痛的弟兄姊妹同行,并且在适当的时候(若真的恰当的话),申明神借着所发生的事正对他们的生命有何作为。正如约伯所醒悟的,我们遭难的原因最终可能是个大奥秘,不是我们所能理解。受苦的人最需要的,不是要知道「为何」这事竟然发生(「点解?」),而是他们可以「如何」渡过(「点过?」)。我深信,对于教会和整个社会上受苦的人来说,牧养关怀和怜悯才是神学家、牧者和神学生最能作出贡献的地方。

    (洪惜枝译)

  • 黄福光

    旧约教授

    两种自然反应

    面对危险,人类总是倾向或战或逃。这现象也切合我们现时的情况。恐慌性抢购、抗议邻近地点成为隔离营,都是「战斗」反应的例子。医护人员自愿承担危险的工作,照顾受感染的病人,是这种「战斗」模式中较为正向的一面。逃避隔离令,或干脆逃往外地,则属于「逃跑」模式。这些反应本身并没有错。不过,举例说,假如有关举措危及他人,或损害整体的福祉,就是错误的了。

    可选择的第三种反应

    其实,还有第三个选项:等候耶和华。乍看之下,这个反应似乎最软弱。这听来就像谚语所说的,把头埋在沙里的鸵鸟:拒绝承认有危险,或是坐以待毙。圣经所说的等候耶和华,却不是这个意思。耶利米书二十九章1至14节记载耶和华怎样吩咐被掳到巴比伦的百姓,在等候祂拯救期间要做些什么。这封信(约公元前597年)是寄给第一批被掳者,他们随同约雅斤王被掳到巴比伦(王下二十四10-16)。

    首先,他们要过正常的生活(耶二十九5-6)。这些人是灾难事件(被掳到巴比伦)的幸存者。套用现代的说法,他们属于创伤后遗症的患者。神不是吩咐他们否定自己的感受,而是劝导他们要接受并适应新的环境。他们必须重过正常的生活――建造房屋并住在其中,栽种并享受他们劳碌得来的果子,嫁娶并生儿育女。正常生活是他们信靠神的标记。

    第二,神吩咐他们要为他们被掳到的那城谋求幸福,为那城祷告(耶二十九7)。按照我们对被掳者的认识(如:诗一三七),这必定是一个非常难遵守的命令。以耶稣的话来说,神是教导他们要爱仇敌,为那迫害他们的人祷告(太五44)。他们有千万个理由去憎恨和愤怒,但他们却不应该这样生活。神期望他们在等候祂拯救期间,要去宽恕、谋求别人的益处,并为他们祷告。

    第三,神吩咐他们不可听信假先知,假先知给予他们虚假的盼望(耶二十九8-10)。有些人自称为先知,告诉被掳者很快就可以返回耶路撒冷,这为他们被掳的困境和艰难提出快速的解决方案(21节)。但事实是并没有快速的解决方案,他们被掳的生涯要过七十年才能结束。对于「七十」这个数字,学者有不同的解释。无论其意思是什么,都肯定不是指不久将来发生的事。事实上,情况日益恶化,这封信发出之后不到十年,耶路撒冷就被摧毁。他们不应听信「假新闻」,反而是要耐心等候耶和华在祂所定的时间拯救他们。

    最后,神保证祂为他们所定的计划,是要他们得益,而不是要他们遭祸(11节)。在所定的时间,祂必听他们的恳求,领他们归回应许之地(14节)。从他们的景况来看,这些话必定难以接受。再者,假如耶利米是对的话,他们大多数人也不可能活到看见这预言实现的那日。

    信靠神追求美善

    等候神,并不是把头埋在沙里,或是在绝望中放弃。这要包含信心、耐性、好行为。神使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传三11)。我们无法催促祂,也不能做得比祂更好;因此,我们必须有耐性。在目前这种艰难时期,我们或难以相信神对我们所怀着的是善意,而不是恶意。任由自己失去盼望,甚至放弃,远比坚持容易。但这不是经文的教导。神教导他们(以及我们)要信靠祂,等候祂的拯救。一方面,我们要信靠神。另一方面,我们要尽力追求美善的人生,成为别人的祝福。最后,我想以神勉励被掳者的话来结束:「你们要呼求我,祷告我,我就应允你们。你们寻求我,若专心寻求我,就必寻见。」(耶二十九12 -13)阿们!

    (古志薇译)

  • 魏正耀

    神学学士一年级

    浪子回头

    我初中决志信主,高中开始上教会。信仰路上,一次重大而深刻的经历是与我受浸有关。我决定受浸的理由其实很简单,就是我不能不承认神的真实,所以决定要确认和承认自己的基督徒身分。我上的教会正巧是我外婆以往一直参加的同一所教会,我相信这实在是神的带领。

    可是,2014年,我向家人隐瞒自己受浸的意向,因为母亲十分反对,父亲也基于家庭和谐的想法同样反对。全家只有哥哥支持我。浸礼前数天,在圣灵多次提醒及催迫下,我终于向家人坦白说出自己受浸的决定。这就开始了我浸礼前的煎熬──母亲要与我脱离关系。

    后来,哥哥将妈妈一直以来的担心、失望、愤怒都告诉我,指出的不单是我隐瞒家人,还有我过去对家人的忽略、不负责任和自以为是等表现。这塑造了她怎样看我的信仰,以及我所参加的教会。那时,我才知道自己多么愚蠢。好几个小时,我内心多番挣扎。祈祷时,脑海闪过一个又一个画面,发现神其实一直借著书本、圣经、不同人的口向我说话。现在我才终于明白,神要对我讲的话,就是要回转。

    于是我拖着妈妈的手回到教会,向负责的同工和传道人道歉,表示这次不参加浸礼了。过程中遇见不少认识的肢体,我向他们介绍母亲,又强忍泪水,放下面子,告诉他们我退出的消息。回家路上,我沉默不语,妈妈居然先开口,说:「我知道这教会,是婆婆所参加的教会,我在里面见到的都是好人,我信任你所参加的教会了。」她看着我掉下眼泪,动了恻隐之心,叫我回去受浸。她改变心意,叫我非常震撼,再次让我感受到母亲对我的爱。

    为了表达悔意,我当刻没有选择受浸。这次经历使我决心要再次带母亲来教会,要得到家人赞同才受浸。 2016年,我在得到家人的同意下,正式受浸。今天,也在家人的支持下,我决定报读全时间的神学课程。

    这次经历后,每当我读到浪子的比喻,就无法忍住泪水,因为我亲身经历了神对我这罪人的怜悯。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至亲,理当不配得母亲的原谅;神却给我悔改的力量,并且有丰富的预备和恩典。从那时起,神越来越多向我说话,特别是每当我思想圣经和生命的时候。神一次又一次见证祂话语的能力和真实。

    确立服侍少年人的心志

    谈到我的蒙召经历,可能要从中学毕业后参加教会举办的领袖训练计划说起。这个计划包括为中学生设计营会和暑期活动。从中我发现自己对中学生颇有亲和力,也对服侍青少年产生了兴趣。之后,我虽没有机会在教会服侍少年人,但这些年来从未放下服侍少年人的心志。甚至踏入职场,我依然梦想可以用教授结他的方式将福音传给少年人。

    2015至2016年,我在一所福音书店工作。书店内有不少的书对我影响很大。其中,斯托得的《世界在等待的门徒》对我影响极深,塑造了我作为基督徒的使命感。除了书本,该机构亦不乏属灵前辈,给我指引,对我影响极深。他们肯定了我对少年人服侍的方向,甚至鼓励我在教会全职服侍。

    沉淀思绪认清方向

    在神的带领下,我返回母会全职事奉,服侍少年人。这看似是个安舒区,但回望那三年的事奉,才发现这是挑战自己和我沉淀思绪的地方,也是我经历最多改变的地方。我明白自己不擅长对人的工作,亦没有相关的经验和学历,但弟兄姊妹对同工始终有某些期望。第一年的服侍,有得有失。我曾经在筹办营会期间做错决定,又曾经带过很沉闷的查经。我感到无力,且不知如何改善。我只好尝试聆听别人的建议,正面面对挫折,慢慢调节自己。这段日子,也曾问自己是否真的合适在教会工作,抑或须要在外面重新开始。只是,我回想最初服侍少年人的想法,就再次求神赐我更多的勇气去面对。

    时日慢慢度过,我发现自己有几项改变。我开始学懂与人相处,学会关心和慰问。其中最大的发现,是我认清自己的目的,不仅是服侍少年人,更是渴望看见他们生命转变。我愿神使用自己去成就别人的生命;即或不然,我亦愿意为此忍耐和守候。神陶造我,改变了我的生命,我常常为此而感动。因此,我亦期待见证神在别人身上的工作。

    务要传道尽我职分

    在教会工作期间,我几乎每逢周五都参与一所圣经教导机构的查经班。神透过其中查考的经文多次激励我。每当我在事奉上或生命中遇上难题或陷入沉思,周五查经班就往往有经文回应自己。其中一次使我印象深刻的经文,是提摩太后书四章2至5节:「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谬的言语。你却要凡事谨慎,忍受苦难,做传道的工夫,尽你的职分。」这经文不是提醒我用圣经责备人,或者单单只是教导圣经,而是激励我要努力学好圣经,避免只听自己喜欢听的教导,并且要实践当中的道理,与人同行;另一方面,提醒我面对各种挑战和苦难时,仍要选择尽忠服侍。

    神透过这些经历塑造了我今天的心志和方向,并在事奉的路上为我一步步铺排。所以,我报读神学,盼望继续装备自己,继续被主使用。

  • 何诗雅

    道学硕士一年级

    从信仰迷惘到立志跟随主

    我是第二代的基督徒,自小在教会长大,但在中学时期也经历过一般「信二代」对信仰迷惘的阶段:不知道自己上教会的目的,更不清楚自己是否真的相信耶稣。感恩,当时身边有很好的属灵同伴和导师,陪伴我度过那个阶段。

    中三的时候,我担任团契的职员。当时,团契成员不多,每次周会几乎都是我们几个职员负责各样主要职务。这使我不断反思自己参与教会聚会及事奉的原因和目的。我渐渐更加乐意投身参与团契的事务,开始感受到在神家与弟兄姊妹同工并同心合意的喜乐和平安。

    2010年全教会的读经营是我信仰的转捩点。营中最后一晚的献心会上,我看见几个年纪比我稍大的弟兄姊妹,受神的感动而愿意献己于神,为主而活。那时,我的心深深被触动,私下向神祷告,决定从此顺从神的带领,接受陶造,一生为祂而活。营训的经文是耶利米书一章10节:「看哪,我今日立你在列邦列国之上,为要施行拔出、拆毁、毁坏、倾覆,又要建立、栽植。」这句经文至今仍不时提醒我,要每天跟随主的带领,成为祂合用的器皿。

    中四那年,我透过教会参加一个全亚洲的基督徒聚会。当日,牧师讲道后,呼召会众立志日后受浸加入教会事奉神,并要从座位中站立,表明心志。当下,我心里不断祷告回应神,并且向神立志日后受浸加入教会。直至结束祷告,我才意识原来自己已站了起来,而且泪流满面。我一直把这个特别的经历记在心中,因我相信就是在那个时刻神亲自触摸我的心灵,为要让我立志回转归向祂。

    在异地寻求主

    可是,大学时期,我看见身边的基督徒同伴越来越少,留下教会的人心里也有很多疑惑、挣扎。虽然面对这个转变,但感谢神,祂让我在这个时期参与基督徒组织,并在群体中学习、服侍,使我不致在信仰的路上陷入孤单、失望。这几年的经历,反而让我更多思考事奉和教会的事情,心中期望能够更认识神,更明白祂对我的心意。

    因此,大学毕业后,我决定到南非短宣半年,在异地学习和服侍,从中经历神更多。神真的很信实。祂使我重新确立与祂的关系,并且让我一步步明白祂对我的呼召。短宣期间,我看见不同的弟兄姊妹愿意奉献作宣教士,心中为他们激动和感恩。可是,自己却一直没有感动作宣教士。短宣最后一个月,我开始为自己下一步的去向祷告。神让我回想自己在香港的母会的情况,特别是当中「信二代」的青少年。或许,因为自己也是一名「信二代」,所以容易明白他们心中的迷惘和挣扎。当时,神透过短宣其中一节有关门徒训练的课堂向我提问:「你愿意牧养这班青少年成为我的门徒吗?」当下我心里十分激动,同时回想起一年前港九培灵研经大会上自己的回应,就是立志服侍教会的年轻人。

    神回应我的顾虑

    从南非回港后,我一直将这事存记在心,但有两个想法拦阻我进一步回应。一、是自觉只有二十多岁,没有许多人生经验,现在就进神学院,好像太过年轻;二、是不确定神的呼召,是叫我作全职的青少年牧者,抑或只是叫我在教会其中一个服侍青少年的岗位上事奉。

    针对这两个想法,我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去寻求答案。透过工作和在教会的事奉,我逐渐发现自己对年轻人有一份不是出于我自己的爱心。虽然很多时候年轻人叫人「激气」,但自己心中更是希望用更多时间陪伴他们,期望自己能专心服侍他们,教导他们,使他们看见神,信靠神,真正成为耶稣基督的门徒,生命得以改变。

    此外,耶利米书一章7至8节说:「耶和华对我说:你不要说我是年幼的,因为我差遣你到谁那里去,你都要去;我吩咐你说什么话,你都要说。你不要惧怕他们,因为我与你同在,要拯救你。这是耶和华说的。」这段经文在我寻找和确认神呼召的过程中多次出现。神借这经文叫我不要为年龄而忧虑,反而要顺服,信靠祂的带领。所以,我决定要把握现有的时间和机会去事奉,回应呼召作全职事奉的牧者。因此,我在心中下了决定:若之后的聚会有发出全职事奉的呼召,我必举手回应,在人面前确立这个呼召。

    一个月后,在同心圆的营会中,讲员鼓励我们把握事奉的机会,我深知神要透过这次营会让我再有机会作出全职服侍的决定。我不断祷告,最后决定放下心中的忧虑,顺服神的带领,回应投身全职事奉的呼召。

    现在身为神学生的我,期望可以透过整个神学课程的学习,认识自己的强处和弱处,并且增进知识,操练品格,而且更要紧的,是学习成为一个具有爱羊群心肠的牧者。

  • 吴慧盈

    道学硕士一年级

    行义反而受苦?

    我自小在一所基督教小学就读,小三的时候,还参加了基督女少年军队。从此,基督占有我生命的分量就越来越多。我开始认识更多神的话语,并且很想抓紧天国的价值观,成为讨神喜悦的女儿。因此,当发生我认为不公义的事,我便忍不下去。小六的时候,我把同学们的恶行向老师告密,结果遭全班杯葛,课室内每分每秒我都感到极为孤单,所有分组活动我都是剩余的一个。我每天哭着指骂神,不明白为什么我为祂坚持行义,祂却反而夺去我所有的朋友!然而,我依然单纯地笃信祂的存在,继续恒常参与教会聚会。

    上到中学,环境改变了,我不再孤单,但性格却因以往的事情而扭曲了。我开始将自己的感受隐藏起来,也变得敏感,不时浮现小六时候的种种负面情绪。我开始讨厌自身的感受,变得说话冷漠,又语带讽刺。

    神爱的独特创造

    高中的时候,我对自己的专长和人生目标,感到迷惘。在失落之中,我问神:你既创造我,那属于我独特又宝贵的地方是什么。结果,神用意料之外的方式回答我,并且让我看见自己原本的价值,肯定自己是被爱的。

    中学时期,我理科成积极为突出,但文科却常徘徊在合格边缘。为挽救我的文科,老师鼓励我参加一个「新诗创作班」。开始上课时,我失望极了,心想一个词汇贫乏的人一下子就要写新诗,真不可能,但我最后还是勉强交了一首做功课。上第二课时,老师竟在投影片上展示我的诗,还说那是他很欣赏的一首,因为当中的情感洋溢,十分丰富。那一下子,我彻底感动得呆住了,就好像第一次感受到别人欣赏自己。这是天父对我的回应。祂让我知道:我的情感本身是独特且美丽的;我本身就是那么特别,是一个满有祂的爱的创造;我怎么还要披着强悍的外表呢?原来连我自己也讨厌自己的部分,祂都重视。祂从来没有撇下我。即使我骂祂,对祂失去信心,祂仍然爱我。对这样的一份爱,我除了相信,就只有满满的感谢。感谢神让我看见我原有的价值,让我找回自己,遇上祂的爱!

    服侍受不公义对待的人

    神又让我看见世界上有一群流离失丧并活在不公义之下的人有认识福音的需要。大学期间,我修读文化研究,这促使我开始探索自己社区之中有什么人生活。后来,我发现,自己居住的土瓜湾社区,有一群少数族裔和难民是我的邻舍。每当听见他们每一位的故事和需要,我的心都感到悲伤。他们怎么被社会不断边缘化,甚至陷入寄居的景况?这份感动越发强烈,我知道自己必须服侍他们。于是我尝试定期探访他们,实际帮助他们的各种需要,并且学习乌都语,好服侍我的邻舍。这份感动不断加强,神让我对这群活在不公义底下的人有一份不能放下的承担,叫我用生命见证去让他们知道他们是何等值得被爱,又叫我去把他们和大众的距离拉近,使他们得以被社会看见。

    我在这里请踩扁我

    2018年5月,我参加了一个敬拜聚会。负责带领的弟兄问会众:神与你有没有一些亲密的信息,是你忘记不了的? 「我在这里,请差遣我」这话马上在我心中浮现,我知道这就是神刻在我心版上的经文!这金句是从小一直在我心中,挥之不去。

    那位弟兄接着请会众回想领受这信息的情境,我的泪水立刻如雨下。第一次读这经文,是因为小学圣经科要我们背金句。我站在饭厅的椅子上,一边大叫「我在这里,请踩扁我!」一边跳下来,来来回回十几次。一回想,整个情境就变得极具意义。我就是从自己生命的宝座上跳下来,求神踩扁自己,让神在我生命的宝座上坐着为王!原来祂从我小时候就叫我去宣告:「请差遣我!请坐着为王!」那刻在我心版上的经文,叫我不住地祈求神,心中的圣灵不断地激励我。

    看见了异象

    我知道心中对这群活在不公义之下的人的承担,是出于圣灵在我心中工作。我也羡慕被神差遣,但神想怎样使用我?对我来说,我和神最主要的关系是君臣,因此我渴望自己所行的每一步都是按神的期望。在另一次敬拜聚会中,神竟然实实在在地回应了我。

    身为浸信会会友,我一向不特别期望领受异象或说方言。但那次聚会,我看见自己人生中首个异象:在一个圣洁的殿中,我跪在神跟前。祂问我,可以差遣谁呢?接着,祂就指向一个地方,要差我到一个满是黑色的山的地方。那个异象维时很长,有很多片段。其中,神陪伴我一起经过,不介意我所有的软弱。我怕自己没有能力,没有信心,没有果子,但祂仍然是要使用我,甚至安慰我。我知道,祂就是要呼召我。

    再求一个确据?

    然而,我极为小信,害怕这个异象只是我一厢情愿,而非神的心意。我与教会传道人面谈;她向我提议,若不肯定的话,可向神求一个确据。可是,我心底马上抗拒再求一个确据。 「再」?那一刻,我才发现原来自己心中一直知道神已经给我确据,就是那异象,只是我不信。我再回想那个异象,我终于愿意承认这一事实──这异象是神特地只给我看,就如以赛亚蒙召时,只有他领受异象一样(赛六1-13)。我知道,当神问「可以差遣谁呢?」的一刻,异象中只有我一人跪在祂的宝座前。我当刻被拣选,是独特的一个。我知道,我要信!我要信!

    到了第二天早上,我到海边恳切地祷告立志。祷毕,我又读到另一句经文:「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来十一1)这是神再为我打的一支强心针。我所欠的就是信心;当我摆上了自己,这信就是那份确据了。我不须疑惑或再求确据,因我已不能再怀疑祂真的是呼召我去为祂奔跑!我盼望自己能用尽一生服侍神,把光明带进黑暗之地。愿我成为一个合神心意、谦卑又良善的仆人。

  • 邝振华

    实用神学(世界宗教)副教授

    自保与爱邻舍

    疫症发生,人本能反应是保护自己免受感染,这是无可厚非的,甚至可以视为一种公民责任,因为少一个人染病,就为香港医疗系统减轻一分压力,有助控制疫情。但疫症蔓延之际,人只顾自保,就有可能演变成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生活方式。圣经不是要我们过一种自保式生活,而是要关爱四周的邻舍。

    疫症发生,我们关注医护人员的装备是否足够,但动机是否只是害怕他们没有足够的装备来救治我们,还是害怕他们染病?救治病人是医护人员的天职,「沙士」期间我们见证了香港医护人员如何燃烧自己来驱走疫症的黑暗。但今天除了在旁鼓励和感激他们之外,我们是否可以多尽一点力,使医护人员不再须要燃烧自己来救治病人,例如一起要求政府及时采取严格的抗疫措施?

    贫穷的独居长者是香港较明显的弱势社群。疫症发生后,他们就变得更弱势。他们很多不懂上网订购口罩,也不懂在网上寻找有口罩售卖的地点。当口罩被炒卖到十元一个,他们就更加负担不来。很多长者因没有口罩而不敢出门,甚至因而不能到医院覆诊。很多日间长者中心因为防疫而暂停开放,部份独居长者只有终日躲在家中惶恐度日。感到欣慰的是,很多教会察觉他们的需要,捐赠口罩给他们。当「口罩荒」还未结束,又来恐慌性抢购白米。一些长者家中米粮快将食尽,四处奔波也买不到白米。这些长者比其他人承受更大的折腾,应当受到我们更多的关注。

    罪恶与不义

      疫症流行与人的罪有关。有求医的病人不申报自己曾经外游的事,结果危害了医护人员,这些自私行为我们须要指责。武汉疫情发展到如此严重的地步,是源于有内地官员想隐瞒疫情。不幸殉职的李文亮医生,是最早揭露疫情的医护人员,却被公安指斥为造谣者。现时武汉因疫症而死的市民超过二千,我们应该谴责那些隐瞒疫情的官员,并要求革除他们的职务。

    对抗疫症,不单要靠优秀的医疗团队,还要靠市民对政府的信任。现时社会不信任政府,很明显,箇中原因是很多香港市民还未能放下「反修例风波」期间所积压下来的怨恨,加上政府应对疫情时,又给人「反应迟缓」的印象,所以市民对政府的信心「直插谷底」,而且,政府又无法稳定口罩的供应,民怨于是与日俱增。市民与政府之间的互信已经受到致命性摧毁,所以在抢购白米和厕纸的浪潮中,虽然政府多番保证日用品供应没有问题,但市民根本就充耳不闻。市民对政府的信任,关乎社会的安危。试问,如何可以回复市民对政府的信任?我认为一次问责性的重组,才有机会挽回市民的信心。

    人与大自然

    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的交易,并且指出,必须革除滥食野生动物的陋习。由此可见,内地政府意识到疫症与食用野生动物有关,所以在这时禁止人食用野生动物,但反应太迟了!早在「沙士」疫症发生后,专家已发现沙士病毒的宿主是果子狸,但2003年之后,内地仍然没有禁食野生动物,还让野味行业发展成规模庞大的产业。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的宿主有可能是穿山甲。假如内地政府在2003年果断地禁绝市民食用野生动物,也许这次疫症就可以避免了。

    滥食野生动物的陋习,让我们反省「人与大自然的关系」和「人与其他生物的关系」。圣经明确指出,人类不是大地的霸主,而是管理者。大地的主人是神,我们不过是受托的管家。但有一段很长时间,人类误以为自己是大地的霸主,可以任意主宰其他生物的命运,还有人因这种心态而成了纵欲的消耗者。疫症发生后,我们才关注中国人滥食野生动物的陋习,反应是迟了,但总比「过而不改」好。面对新型冠状病毒疫症,我们要思考人类在大自然的角色,基督徒要让圣经的信息重塑我们对「人与大自然关系」的理解。

    自去年6月,香港人仿佛走进一条黑暗的地道,挨了多个月苦头,还未见尽头发出来的光茫。这几个月来,疫症把这条地道变得更加漆黑。但疫症同时可以把地道转化成课室,让我们从中学会关心身边有需要的人,学会关注社会上的罪恶与不义,并且催迫我们反省人类与大地的关系。尽管学习这些功课未必能够使我们立刻走出黑暗,却有助我们避免将来另一次黑暗的降临。

  • 刘振鹏

    实用神学(基督教伦理)助理教授

    若非新型冠状病毒爆发,我们就可以照常一起敬拜和聚会,人与人之间就不须保持距离,减少会面,学校也不需停课,群体成员就不会感到彼此被割断(disconnected),市面也不会如此萧条。 「浸神」停了课堂教学,改为网上授课,至今已有一段时间。很多同学感到没有团契生活,既不能三五成群地温习、做功课、吃喝玩乐,又没有面对面的相交,感觉彼此被割断、灵命枯干。

    用爱战胜黑暗

    今天,我们不能被看似黑暗的环境打败,要用爱来面对挑战!每当提及爱,大家都可能想起哥林多前书第十三章,这段经文誉为「爱的篇章」。事实上,这段经文常常成为婚礼或结婚周年纪念的训勉材料;不过,保罗写这段文字,本来不是旨在训勉新人或做婚前辅导。哥林多前书第十三章,是保罗教导哥林多教会肢体相交之道和相爱之道,即教会肢体之间如何彼此相爱。当然,牧者挪用这段经文在婚礼中教导夫妇间的爱也是可以的,因为若夫妇二人连肢体间的爱也不懂,又如何爱另一半?不过,这段经文更应该用作训勉肢体之间的爱。因为,倘若教会肢体之间没有爱,试问这还是耶稣基督的身体吗?

    群体中的服侍

    英国循道会牧师禾顿博士(Dr. Roger L. Walton)对潘霍华在《团契生活》(Life Together)谈论的「群体中的服侍」感到惊讶。禾顿牧师指出,潘霍华所讲的主内肢体团契生活的服侍,不是讲道、教导或牧养关顾,而是:第一,勒住舌头的服侍(ministry of holding one's tongue);第二,谦逊的服侍(ministry of meekness);第三,聆听的服侍(ministry of listening);第四,助人的服侍(ministry of helpfulness);第五,承担和容忍的服侍(ministry of bearing)。* 相信大家都察觉,这五项服侍并非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发现,只是「作主门徒」的基本操练和践行。

    今天瘟疫肆虐香港,第四点「助人的服侍」,对我们特别有意义。「助人的服侍」的意思,是愿意接受别人打扰自己的生活――愿意自己的生活和安排因肢体的需要而被搞乱。当个人的计划和空间被他者打扰,要视之为上帝所赐的礼物。+ 这多个月以来,全港市民过着口罩和搓手液紧缺的日子;古人云「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今天却是「瘟疫连三月,口罩抵万金」!市民大众担心,一旦自己的卫生防护装备「弹尽粮绝」之后,怎样办?这可能是我们人生第一次经历「原来钱不是万能」;有钱但买不到口罩和搓手液,感受是如此无奈、惊恐,甚至绝望!这是2003年「沙士」(SARS)期间也不曾出现的可怕经历。看见市民(特别是长者)为买一两盒口罩而通宵排队,并且很多市民在超市抢购日用品,我们既心酸,又担心,更是愤怒!

    践行「助人的服侍」

    今天,这些无助的市民有坐在我们身边的吗?过去一个月,我们的肢体有否因口罩不足而足不出户,不敢上教会崇拜,甚至不能上班?这不正是上帝给予我们的机会和责任,践行「助人的服侍」,关心身边有需要的肢体,与他们分享口罩和防疫物资?我们甚至可以预期,百业萧条必接踵而至。我们对肢体的支援,就是以具体的行动向他们述说上帝的爱;这正是为他们献上祝福,滋润他们的心灵。所以,在瘟疫蔓延时活出爱,正是门徒群体(教会)的本质和任务。然而,在此必须郑重澄清,这绝非表示我们只照顾主内肢体,忽略那些认识或不认识的他者。重点是,若有人连自己身边的肢体和家人也不爱,反而去爱不认识的人,这是否有违常理?这也好像说,人没兴趣向家人和身边的朋友传福音,反而热衷宣教,这同样不合逻辑!

    过去数月,我们不能一起聚会,没有团契生活,你是否有一种「被割断」的感觉?圣经教导我们,日常肢体关系的建立是要践行哥林多前书第十三章的教导。若我们能够视肢体为我们所爱的人,这个爱的关系就成为我们相交的能量和基础。当一时的狂风巨浪冲击我们的关系,使我们能够撑下去的其中一股力量,就是这基督里的爱!今天瘟疫蔓延时,让我们一起用基督的爱消除那弥漫人心的恐惧和不安,用基督的爱活出福音和盼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Roger L. Walton, Disciples Together: Discipleship, Formation and Small Groups (London: SCM, 2014), 35-36.
    + Walton, Disciples Together, 36.

  • 邓绍光

    基督教思想(神学与文化)教授

    这是一个怎样的世代?持续超过半年的政治运动,还没有完全停息,就出现了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香港社会活在一个怎样的世代之中?无论天灾或人祸,都不是我们想看见的景况。有什么人喜欢落在惶恐失措之中?有什么人愿意在慌乱惊惧之中生活?但是,今日我们陷入的局面,人类自己完全没有责任吗?抑或,我们不得不承认,天灾也好,人祸也好,都不过因为人自己没有善待人类社会、自然世界,才招致今日的结果,最终自己承受。这是圣经里面讲到的「任其败坏」的审判。上帝不须刻意主动责罚我们,只要稍为掩面不顾,限制祂的护佑,不阻止我们行恶,就可以叫我们自食恶果,落在终日惶恐慌乱之中。

    人类的确狂妄自大,骄横跋扈,以为单凭自己就可以妥善治理自己的社会,繁荣昌盛,不断进步;也以为人类的理性足以认识自然世界的奥秘,因而肆意以技术来操控一切,结果招致难以想像的混乱。无论人类社会的混乱也好,自然世界的混乱也好,都在吞灭我们的生命,叫我们难以安身。

    没有远离我们的上帝

      这是一个主耶稣所说的「又不信又悖谬的世代」(太十七17)。可是,上帝没有因此远离我们;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就是个明证。昔日,基督在肉身中与我们同在;现在,祂在圣灵里跟我们同在;将来,要在荣耀里与我们同在。昔日基督的同在,是受苦的同在;祂经历我们那种死亡――经受「上帝缺席」这种审判。今日基督的同在,是盼望的同在,因祂的复活为我们带来应许,就是死亡的终结和生命的转化。将来基督的同在,更是荣耀的同在,万有都要圆满起来,没有亏缺。

    只是,处身今日这种局面,每日接二连三从不同媒体得悉感染确诊个案增多,众人排队抢购口罩、消毒药水,甚至厕纸、白米;这样的事没有止息,我们的心如何可以平静下来?我们多么希望那威胁生命的疫症很快就消散,生活回复正常。但是,有谁说得准呢?对基督徒来说,复活的基督给予我们的应许――死亡的终结和生命的转化――是否真的可以帮助我们平静地面对疫情?这是生命操练的时机,却是十分不容易。远离死亡,就近生命,这是自然的反应。但是,死亡的临近,却是定然而不可逆料。那么,复活的基督对我们所作的终末应许,可以稍为减轻我们此时此刻的惊恐和忧虑吗?这绝对不是容易的功课。

    失控与依靠上帝

    也许,人类有好一段日子习惯了掌控自己的生活,掌控自然的世界;把偶然性排除在外,一切操之在我。因此,我们并不熟悉失控,不习惯依靠在我之外的上帝;也因此并不懂得怎样在失控和依靠上帝之中去生活。混乱的世界叫我们意识到失控,但是,只有察觉到自己无可避免地须要依靠上帝,我们才会学习谦卑地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这种依靠,是顺服上帝的心意,而不是祈求祂成全我的欲求。我们须要学习的是,体会上帝的心意而不是体会人的意思(参太十六23)。否则,越意识失控,就可能只是越激发我们的掌控欲望,要像上帝那样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结果带来更大的灾难。

    我们不单须要敬畏上帝,也须要对自己的社会和自然世界不再采取一厢情愿、自以为是的宰制态度和手段。也许,承认自己的无知,我们才会尊重他人和他物,才会更好地认识他人和他物,更恰当地对待他人和他物。这种承认,不过是真正接受自己只是受造物,是有限的,也是堕落的。恳求圣灵帮助我们,让我们在基督里看见自己的本相,并感动我们悔改,回转过来,学习怎样在失控和依靠上帝之中去生活。

  • 佘枝凤

    基督教教育助理教授

    我们这群向来可四处走动的人,农历新年开始却被疫症煞停了步伐:失去过往生活作息的流程,失去部分活动领域,失去大部分的社交机会,失去面对面的课堂学习,连参加教会聚会的机会也失去了。或许,此时我们可以向伤残的朋友学习一种生活技艺,称为「失去的技艺」(the art of losing)。

    永远的爱丽丝

    2014年,上演了一出由小说改编成的电影《永远的爱丽丝》(Still Alice),讲述一位大学教授,拥有骄人的学术成就和美满的婚姻、家庭,可是,最后被诊断患上脑退化症(dementia)。

    她仍能够说话时,曾为一个支援脑退化人士的慈善团体演说。她引用毕晓普(Elisabeth Bishop, 1911-1979)的一首诗〈一种技艺〉(“One Art”)作开场白:「『失去』不是难掌握的技艺。」患上脑退化症的她,每天跟「失去」纠缠:努力留住宝贵的记忆,跟所爱的东西保持联系,维持自己在世上的位置。她向听众呼吁,不要聚焦在自己怪异的病态行为,说:「这个人不是我。」也不要认为她在受苦。她说:「我不是在受苦,只是在挣扎,在拼命〔掌握『失去』的技艺〕。」

    爱丽丝的丈夫也是学者。他们育有三名子女,其中两位是成就卓越的专业人士,而小女儿算是家中最没有成就的,从事演戏。但家中只有她想了解妈妈的挣扎,对「爱丽丝是谁?」这问题有兴趣。

    电影以这对母女的对话作结。当时,爱丽丝已失去语言接收和表达能力。小女儿对着看似没有任何反应的母亲,读出一个剧本其中一段,是讲述人失去的东西不是真的消失了,而是升华到宇宙某个地方。小女儿读完,坐在母亲旁边,问:「你知道这是想说什么吗?」在小女儿竭力鼓励下,爱丽丝最终哼出含糊的声音:「爱……爱。」小女儿兴奋地说:「妈妈,对啊!就是爱。」

    转化的逻辑

    若要进一步解读电影主角爱丽丝所说「掌握『失去』的技艺」之意义,我推荐可参考普林斯顿神学院、已故基督教教育教授洛德博士(Dr. James Loder, 1931-2001)提出的人的灵(human spirit)转化逻辑(the logic of transformation)。这诠释有助我们反思自己在疫情中的经验。

    洛德在其著作《灵的逻辑》* 提出,人的灵犹如一枚充满力量的炮弹,自出母胎便主动克服环境障碍,建立自我与环境互动的智慧规律,从中建构自己和世界的意义。人的灵若遇上任何变迁,窒碍这互动规律,就会锲而不舍寻找出路,直至建立一个新规律或新意义结构方罢休。

    《永远的爱丽丝》是个不错的例子,说明人的灵的活力。电影描述的脑退化经验,不单是个夺去人能力、尊严的恶梦,对爱丽丝来说,还是一场挣扎。若用洛德的话来表达,脑退化症是爱丽丝的灵所遇到的变迁。它窒碍她作为大学教授、妻子及母亲的「自我与世界互动」的固有规律。爱丽丝说要「拼命掌握『失去』的技艺」,正是人的灵在努力重建一个新规律。例如,她有创意地用不同方式维持与家人的关系,甚至成为争取脑退化人士权益的倡导者。及至病情进入严重阶段,爱丽丝处于近乎与外在世界隔绝的状态,她的灵仍不断奋力冲破沟通的障碍,回答小女儿的问题,维持母女之爱。

    最终的渴望

      洛德之人的灵转化逻辑,除了帮助我们明白人的灵的活力,还提醒我们人的灵的受造性和迷失。人的灵竭力追求所爱的,这图画有时相当美丽,就如爱丽丝的例子;但不要忘记,这有时也相当丑陋,例如,为了效忠宗族而侵犯外人。洛德精湛之处在于为人的灵的转化力提出神学诠释,指出人的灵确实充满力量,好像一枚炮弹,但这炮弹并非漫无目标。人的灵充满欲望,为了求存和满足自己,四处流窜。可悲的是,即使欲望获得满足,还是失落,因所得到的不是人的灵真正所爱的。人的灵容易错爱,陷入作茧自缚的困境。洛德解释人的灵的力量、错爱、失落,反映出人的灵最终所渴望的是非受造的(uncreated)。与神的灵联合,才是受造的人的灵之至爱。惟有与神的灵联合,人的灵才可安息,寻获自己和生命的意义。

    在疫情中,我们失去了有形和无形的事物,也在奋力学习「失去的技艺」。我们展现不少人的灵的创建力,用各种方式恢复与世界的连系,例如网上教学、网上崇拜等。但洛德对人的灵的神学诠释提醒我们,要思考几个问题:这些东西真是我们心灵所渴求的吗?我们获得这一切后,真的满足吗?什么才是「失去的技艺」的目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James Loder, The Logic of the Spirit: Human Development in Theological Perspective (San Franciso: Jossey-Bass, 1998).

  • 吴国杰

    基督教思想(教会历史)教授

    继2003年「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简称SARS)之后,近期又有「2019冠状病毒病」(Coronavirus Disease 2019,简称COVID-19)在世界各地肆虐。疫情不受控制,病毒到处散播。许多受影响地区的民众都心感不安,包括香港市民。在抢购口罩、消毒液、漂白水、白米、纸巾的人群中,不乏信主多年的基督徒。面对此情此景,牧者领袖除了调整堂会聚会的安排之外,还得积极思考如何在灾病威胁、隔离防疫的环境下,给广大信众提供适切的牧养关怀。事实上,回顾二千年的教会历史,教会群体曾多次遭受瘟疫侵袭;前人的经验、见证和教诲,实可成为今日宝贵的提醒。

    亚历山太城大瘟疫

    笔者尝试在此列举两个实例。公元263年,亚历山太城(Alexandria)爆发严重瘟疫。教会史家优西比乌(Eusebius of Caesarea)所著的《教会历史》(Historia Ecclesiastica),保存了当地主教狄尼修(Dionysius of Alexandria)的见证陈述。当中记载,大瘟疫期间,由于当时没有现代的医疗隔离设施,异教徒只有忍痛撇下开始发病的人,连至亲好友也被迫离弃。他们将半死的人抬到街上,死去的人也无人敢埋葬。相反,基督徒的表现却截然不同。狄尼修称赞说:「我们当中大部分弟兄在爱心实践和相亲友爱方面,均显出毫无保留的态度。他们互相激励,无畏无惧地探望病患者,不断照顾他们,在基督里服侍他们。他们以喜乐的心分担他人的苦难,甘愿染上邻舍的疫病,受他们所受的痛楚;许多弟兄甚至因照顾和坚固病者而自己染病离世。」这些为服侍邻舍而病死的,其中还包括了德高望重的长老和执事。他们以此展现敬虔和信心,狄尼修称扬他们的行动无异于「为主殉道」

    威登堡的黑死病

    另一个实例,发生于公元1527年威登堡(Wittenberg)爆发黑死病疫症期间。为确保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和一众威登堡大学教授的安全,选侯坚定者约翰(John the Steadfast)下令,所有大学教职员南下九十英里外的耶拿(Jena)暂避,并且在那里复课。然而,马丁路德和同工布根哈根(John Bugenhagen)却坚持留下,继续牧养并照顾那些患病及陷于恐惧中的信众。在一封给同工友人的书信《人可否逃避致命瘟疫》,路德指出,对一般信徒而言,为保全性命而逃离疫区,是自然的反应,是合情合理的;然而,传道牧者却不应逃走,因为「好牧人为羊舍命」,面对致命疾病威胁的信众是最需要牧养关怀。同理,任何担任公职的,如市长、法官、医生、警察等,也要留下来,继续以良好的管治来保护市民大众;只有当相关公职已有妥善安排,有他人代理执行,他们才可离开疫区。

    使命与性命

    初期的亚历山太教会和马丁路德等人,在瘟疫期间坚持留下,照顾那些陷于惊惧、病患中的人,并非出于无知,不了解疫症的传染性、杀伤力,也非由于过分乐观,以为神必然保守,不会患病;而是认定实践基督徒的信仰使命,比肉身的生命更重要;正如圣经所说:「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太十28)他们的榜样可成为今日许多基督徒的宝贵提醒。面对骇人的疫症,究竟我们如异教徒一样,只为自身需要而抢购种种物资,还是依然坚守基督教的信仰原则,甘愿为他人而牺牲付出?

    进一步细心思想,其实这世界早已散播着种种属灵的疫症,就如「教会俗化」的疫症、「追求名利」的疫症、「虚假伪善」的疫症;还有去年香港社会运动期间,许多群众,包括信主多年的基督徒,也不自觉地染上「欠缺怜恤」、「彼此仇恨」的疫症。这些疫症能使人偏离圣经真道,变得是非不分,比「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病毒更可怕。我们小心翼翼「戴口罩、勤洗手、少聚集,以防疫症传播」的同时,有否以同样谨慎的态度来应对属灵的疫症?求主启迪并帮助我们!

  • 卢允晞

    新约助理教授

    去年,由于政见不同而造成社会动荡,香港的基督徒和社会其他人士都经历种种艰难,生活大受影响。如今,新冠肺炎爆发,似乎要进一步延长这种不明朗又充满忧惧的日子。或许,现在是适当的时候思考一下,圣经如何谈论苦难;这样,当我们真的要服侍受苦的人,所说的话就不仅能鼓舞人心,还能包含神学内涵――如此,我们所服侍的人,就不但得到安慰,还可以更认识神是谁,知道祂是怎样的,因而信靠祂。

    有时,教会似乎不善于面对苦难,我为此惊讶,因为撰写圣经的作者,大都是处身软弱、无助的景况,渴望获得拯救。他们受苦,往往是由于他们是神的子民,并且因为他们竭诚尽忠活出这个身分(约十六33;彼前四12;腓一29;参可十28-31)。务须谨记,对基督徒而言,事情往往还有一个属灵层面,是超出肉眼所能看见的。耶稣之所以能够向「虚心的人」、「温柔的人」和「哀恸的人」说「你们有福了!」,就是因为现实不仅是我们有限的视野所看见的。

    有智慧地与受苦者同行

    不过,试图为一个人的苦难赋予神学意义,或以笼统的解释来消解,有时可以是帮倒忙。约伯遭逢苦难后,三个朋友前来探望。他们本来做得不错,一言不发,与他同哀七日七夜(伯二11-13)。可是,当他们开口,尝试为约伯的悲惨遭遇加诸神学解释,问题就来了:「约伯,是你做错了事」、「约伯,你必定犯了罪」、「是神惩罚你」。结果发现,只有神才有智慧,只有祂才知道人受苦背后的原因。在故事的结局,神斥责约伯的朋友说话愚妄,没有见识(伯四十二7)。即使两件事物互有关联,也不表示两者互为因果。且看这句话:「有呼吸的人百分之百会死。」诚然,每个死去的人都曾经呼吸,但这并不表示「呼吸」这举动使人死亡。在路加福音十三章1至5节,耶稣同样提出警告,若有人遭逢自身无法掌控的灾祸或意外,不要责怪或归咎受害者。耶稣告诉我们,悲剧发生时,我们充当神的代言人,是不智的;我们不应揣测发生不幸事情的属灵原因。耶稣反而劝告我们要自我检讨,让这些悲剧促使我们自己悔改。人在苦难中,需要的不是神学家的解释,而是牧者的关怀。

    苦难的属灵层面

    然而,纵使我们无法解释可怕的事情「为何」发生,圣经却表明:不管事情因何发生,神总能从我们艰困的经历中造出美善来。我们身为基督徒,就笃信这信念――毕竟,神也容让耶稣死在十字架上,为赎我们的罪,成就救恩(罗五10)。根据使徒保罗,犹太人起初拒绝福音,虽然可悲,但这却造就外邦人信主(罗十一11-12)。约瑟被兄弟出卖是一桩极其丑恶的坏事,但约瑟也能明白,神能够使用他兄弟意图伤害他的行径,成就祂神圣的旨意(创四十五4-15)。

      人承受苦难仍坚持对神忠诚,便有从神而来的美好结果;这样的例子,新约圣经里比比皆是。雅各书指出,患难可以生忍耐,忍耐可以使我们成熟完全,最终获得生命的冠冕(雅一2-4、12)。希伯来书申明,苦难可以是神容许的,为要管教祂所爱的儿女,使他们结出义和平安的果子(来十二1-11)。彼得前书作者指出,苦难可以有为他人成就救赎的作用。正如我们因着耶稣替我们受苦而得着医治和拯救,神也可使用我们的患难,以意料不到的方式,使别人得救赎和成全(彼前三17-19,二22-24,四12-19)。在启示录中,羔羊所受的苦难并非战败的记号,这些苦难也不会被遗忘或忽略。相反,羔羊受伤,是神最终克胜魔鬼整个过程中关键的一环(启五9)。同样,圣徒所受的苦难也不被遗忘(启六10,七14)。到了时候,神就更新一切,终结邪恶、苦难,甚至死亡(启二十7~二十一8)。

      纵然我们绝不应抽离地以论理解释来消解别人的苦难,却仍可以与伤痛的弟兄姊妹同行,并且在适当的时候(若真的恰当的话),申明神借着所发生的事正对他们的生命有何作为。正如约伯所醒悟的,我们遭难的原因最终可能是个大奥秘,不是我们所能理解。受苦的人最需要的,不是要知道「为何」这事竟然发生(「点解?」),而是他们可以「如何」渡过(「点过?」)。我深信,对于教会和整个社会上受苦的人来说,牧养关怀和怜悯才是神学家、牧者和神学生最能作出贡献的地方。

    (洪惜枝译)

  • 黄福光

    旧约教授

    两种自然反应

    面对危险,人类总是倾向或战或逃。这现象也切合我们现时的情况。恐慌性抢购、抗议邻近地点成为隔离营,都是「战斗」反应的例子。医护人员自愿承担危险的工作,照顾受感染的病人,是这种「战斗」模式中较为正向的一面。逃避隔离令,或干脆逃往外地,则属于「逃跑」模式。这些反应本身并没有错。不过,举例说,假如有关举措危及他人,或损害整体的福祉,就是错误的了。

    可选择的第三种反应

    其实,还有第三个选项:等候耶和华。乍看之下,这个反应似乎最软弱。这听来就像谚语所说的,把头埋在沙里的鸵鸟:拒绝承认有危险,或是坐以待毙。圣经所说的等候耶和华,却不是这个意思。耶利米书二十九章1至14节记载耶和华怎样吩咐被掳到巴比伦的百姓,在等候祂拯救期间要做些什么。这封信(约公元前597年)是寄给第一批被掳者,他们随同约雅斤王被掳到巴比伦(王下二十四10-16)。

    首先,他们要过正常的生活(耶二十九5-6)。这些人是灾难事件(被掳到巴比伦)的幸存者。套用现代的说法,他们属于创伤后遗症的患者。神不是吩咐他们否定自己的感受,而是劝导他们要接受并适应新的环境。他们必须重过正常的生活――建造房屋并住在其中,栽种并享受他们劳碌得来的果子,嫁娶并生儿育女。正常生活是他们信靠神的标记。

    第二,神吩咐他们要为他们被掳到的那城谋求幸福,为那城祷告(耶二十九7)。按照我们对被掳者的认识(如:诗一三七),这必定是一个非常难遵守的命令。以耶稣的话来说,神是教导他们要爱仇敌,为那迫害他们的人祷告(太五44)。他们有千万个理由去憎恨和愤怒,但他们却不应该这样生活。神期望他们在等候祂拯救期间,要去宽恕、谋求别人的益处,并为他们祷告。

    第三,神吩咐他们不可听信假先知,假先知给予他们虚假的盼望(耶二十九8-10)。有些人自称为先知,告诉被掳者很快就可以返回耶路撒冷,这为他们被掳的困境和艰难提出快速的解决方案(21节)。但事实是并没有快速的解决方案,他们被掳的生涯要过七十年才能结束。对于「七十」这个数字,学者有不同的解释。无论其意思是什么,都肯定不是指不久将来发生的事。事实上,情况日益恶化,这封信发出之后不到十年,耶路撒冷就被摧毁。他们不应听信「假新闻」,反而是要耐心等候耶和华在祂所定的时间拯救他们。

    最后,神保证祂为他们所定的计划,是要他们得益,而不是要他们遭祸(11节)。在所定的时间,祂必听他们的恳求,领他们归回应许之地(14节)。从他们的景况来看,这些话必定难以接受。再者,假如耶利米是对的话,他们大多数人也不可能活到看见这预言实现的那日。

    信靠神追求美善

    等候神,并不是把头埋在沙里,或是在绝望中放弃。这要包含信心、耐性、好行为。神使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传三11)。我们无法催促祂,也不能做得比祂更好;因此,我们必须有耐性。在目前这种艰难时期,我们或难以相信神对我们所怀着的是善意,而不是恶意。任由自己失去盼望,甚至放弃,远比坚持容易。但这不是经文的教导。神教导他们(以及我们)要信靠祂,等候祂的拯救。一方面,我们要信靠神。另一方面,我们要尽力追求美善的人生,成为别人的祝福。最后,我想以神勉励被掳者的话来结束:「你们要呼求我,祷告我,我就应允你们。你们寻求我,若专心寻求我,就必寻见。」(耶二十九12 -13)阿们!

    (古志薇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