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宣講的方向再邁進

朝宣講的方向再邁進

從2009年我出任院長,不知不覺,至今剛好整整十個年頭。回望這十載歲月,神常常以精巧微妙的方式教導我。祂的智慧實在無法測度,叫人嘖嘖稱奇。每當我感到前路難行,不知應該如何前進,神總是一步步引導我。祂有時藉著環境發出感召,有時透過老師和學生吐露的心聲,或教會肢體的呼喚,從多方多面指引著學院逐步前行。

乘著靈風前行

  猶記得我擔任院長之初,深感學院的領導工作必須以屬靈生命作為基礎,配以適度的管理學觀點和睿見,作為輔助。所以,我常把這話掛在口邊:神學院是一所學術機構,總得有辦事規則;然而,處理人和事,卻應當情理兼備。當規則定了下來,各人便可自動自覺、合情合理地遵守。明文規則不宜太繁複冗贅。我希望儘量將行政精簡,讓老師的精力集中於培育學生、研究寫作、幫助教會。另一方面,我考慮到學院應當作好管家,善用捐獻者為學院付出的愛心奉獻,所以必須將學院寶貴的資源,用得其所。因此,我上任初期,既沒有大興土木,也沒有選擇以「商業」思維模式去帶領學院。

  在學院內,我們常說:香港浸信會神學院(「浸神」)是一個屬靈群體(spiritual community),是主耶穌基督的門徒群體(disciplecommunity),著重人與神、人與人的關係。門徒群體的成員,既擁抱群體內的差異性、多樣性,同時又保留群體獨特的身分和信念──就是讓耶穌基督的故事,成為群體內各人生命的故事。這是一個關乎「愛」的故事。愛,是門徒群體的sine qua non(必要條件)。門徒群體就像一個家庭,因為家庭也是一個以愛相繫的群體。門徒群體內彼此之間的愛,不應以家長式操控的形態出現,而是一種存在於父母子女、兄弟姊妹之間的親情。從另一角度而言,門徒群體也是一個屬靈群體,因為我們同屬耶穌基督的身體,彼此聯絡作肢體。

  「浸神」就在「群體」(Gemeinschaft)和「社團」(Gesellschaft)這兩個理念之間,繼續乘著靈風前行。

繼續探索前路

  過往一段日子,我心裡有點掙扎:到底「浸神」有何獨特之處?環顧其他神學院,其中有些正努力建立自己的特色。例如,有神學院透過流動應用程式提供靈修材料,為信徒帶來美好的幫助。我繼續思考:「浸神」是否須要重複其他機構的工作?抑或,大家應當彼此分工,各做自己擅長的事?

  一直以來,「浸神」這個團隊所建構的神學,是一種實踐神學。實踐神學強調神學的思考,是一種生命的智慧,可以落實在牧養的場景和社會的現實當中。然而,這種鍛鍊思考的內化工夫,不夠外顯,不容易被人察覺,並且栽培過程漫長,需要長時間的浸淫,才可百年樹人。

  從市場學的角度而言,這可能不是太理想——這不能叫人一眼看出「浸神」獨特的地方,因為生命智慧的鍛鍊,不能一蹴而就,須要經過千錘百鍊,深耕細作,才有所收成。「浸神」所做的實踐神學,講求嚴謹的治學態度,平實而細緻,有別於追求立見成效的市場學理念。因此,我們常常在「外顯」與「內化」、「立竿見影」與「細水長流」的張力之下,繼續用心察驗神的心意。

呼喚與啟迪

  最近,有機會與學院一位董事見面交心。我請教他,神學院是否應該多做一些市場營銷的工作,推廣一下自己的形象;儘管我一向不喜歡這類東西,但人間現實卻似乎傾向這種做法。我又跟他分享,現時「浸神」所走的神學路線,主張神學落實在現實牧養的場景之中,包括宣講、宣教、教牧關顧等各方面。他非常認同「宣講」是神學教育非常重要的一環。我聽見他這句話,心感欣慰,因為這是一個印證,印證我們過往默默耕耘,並沒有徒勞。我十分感謝這位董事的提醒。我聽到他的提醒是:「浸神」應該繼續朝著這方向前行。

  我回想起,其實在過往的日子,神已經不斷提醒我「宣講」的重要性。譬如,當我體會到教導「宣講」是神的心意時,上學年剛巧有一位教導宣講學的老師,未能安排時間任教該科,我惟有硬著頭皮,拉著林國彬牧師一同走馬上任。完成該科的教學後,我深感有需要繼續加強同學在宣講學上的訓練。至於國內事工方面,我也鎖定目標,要跟國內牧者分享宣講學的灼見。另外,我也曾經想過在本院教牧持續教育中心開辦的課程任教宣講學,不過恐怕羽毛未豐,所以暫時將此意念擱置下來。但經過這位董事提醒後,這個意念又在心裡重燃。

  後來,我又想起,自己以前在普林斯頓研究系統神學時,有一些要好的同學,是幾位專研宣講學的博士生。那時,我們既一同研究學問,又一同玩樂。考取博士候選人資格甄別試前一天,我們還相約一起踢足球。直至今天,我們仍保持聯絡。我想起他們,他們那時早已幫助我認識宣講學的重要性。原來神早已安排一切,這是何等奇妙!我認為神是透過這些經歷,使用不同的場景,給我呼喚和啟迪。

朝「宣講」的方向再邁進

  2010至2011年間,我在本院《院訊》撰寫了一連四篇有關宣講的文章,祈盼「浸神」成為一所宣講的學院,培育同學成為宣講十字架福音的福音使者、關顧會眾需要的牧人、敢於宣講真理的先知。過往一段日子,我看見老師和同學在講道實踐上一同進步;無論是講道的技巧、宣講的靈性,以至生活的見證,皆漸見成長。

  將來的日子,我深願學院繼續深化宣講的學習,並期盼同學在教會事奉中,能夠透過宣講牧養羊群。他們就像一個供應屬靈養分的廚師,懂得烹調有營養的菜餚,讓教會群體得著餵養,身體強健。既然在此跟大家分享心跡,有文字為證,我們便以此立約,要繼續在宣講上齊心努力。

結語

  神對「浸神」的帶領,真是奇哉,妙哉!神不單在我擔任院長初期,帶領「浸神」超越重重挑戰,建構學院的精神面貌和學術氛圍,如今又恩領我們進入第二輪「宣講」學習。2019年又是學習宣講學的新年頭!求神讓我們的宣講更精進,成為神所使用的福音使者、牧人、先知!


附錄:

宣講十字架的福音

「耶穌基督被釘十字架的福音,也不知不覺間被一些教會和教牧看為愚拙。有些基督徒偶爾會談及十字架,也喜歡用它來裝飾,但他們卻不談十架背後的代價。……當人背起十架,基督的死就在人的生命中動工,使老我得以祛除,轉化成基督生命的樣式。神所揀選的傳道者也該如此,必須背起耶穌基督的十架,經歷十架的奇特和可笑,成為愚拙的人。……因此,傳道者必須抓緊傳道的召命的核心,不去『跟風』,不去跪拜世界的偶像,而是求神用火煉淨我們,召喚我們返回最主要的職事——宣講十字架的福音。」

——節錄自〈宣講的學院‧宣講的靈性〉,《院訊》,2010年7月;
另見《神學智慧的鍛鍊》,頁75-77

福音使者的宣講

「宣講者不是講課,也非診斷當下的情況,或是提供宣講學方面的意見。這都不是宣講者要做的事情;宣講者的任務,是忠信地成為那超乎宣講者聲音的神話語的出口,去宣告福音的信息——宣告關乎神對生與死的決定、神的審判和寬恕的福音信息。宣講者以信心聆聽神的聲音和領受神的旨意,聽了神的聲音後,就須傳遞,不會更改神的話語;並且他要回應神的吩咐——不僅回應,也要順服。……宣講者不是擁有神的話語;他只是擁有一個宣講神話語的『命令』和應許,就是當聖經被忠心宣講,神便會透過聖經和宣講向人說話,與人同在。」

——節錄自〈福音使者的宣講〉,《院訊》,2010年10月;
另見《神學智慧的鍛鍊》,頁81-82

牧人的宣講

「牧人關顧的宣講者就是要這樣觸及人的心靈,理解他們生命的實況和需要,叫他們尋求神的幫助,以致生命得著改變,成為承擔責任、踐行倫理的聽眾。換言之,牧人關顧的宣講是回應人的生存實況,以神的話語餵養神的子民,解決他們的飢餓,滿足他們的屬靈需要。宣講者須按著聽眾的接受程度,技巧地調適,叫他們吸收養料,生命得以更新。……在牧人關顧的宣講中,聽者的需要、苦痛、飢餓、孤單不是看為不相干的,或看為打岔的;它們卻是神話語被發現的地方。神話語的宣講滿有權能,為聽者帶來醫治。」

——節錄自〈牧人關顧的宣講〉,《院訊》,2011年1月;
另見《神學智慧的鍛鍊》,頁86-89

先知的宣講

「宣講者不僅是福音使者和牧人,也是先知。『先知的宣講』是極其重要的。先知的宣講就是去宣佈神的主權高於一切君王和世上的權勢。先知要在愛中說出真理:有勇氣說出真理,敢於以行動維護真理。忠心的宣講是先知性的。……宣講者作為一個先知,必須具有這樣的誠實心靈,要有自律和自知之明,以致能夠跟自己對質、跟他人對質。這樣的宣講者是誠實無偽的,能誠實地宣講——對神誠實、對人誠實、對己誠實。因此,先知的宣講能幫助教會對神真誠,朝向神,朝向基督,那就是朝向真理。」

——節錄自〈先知的宣講〉,《院訊》,2011年7月;
另見《神學智慧的鍛鍊》,頁93-94、98

2019年1月

相關文章

「浸神」實踐神學之路

自2009年,香港浸信會神學院(「浸神」)便致力建構具有「神學智慧」(theologia)的實踐神學。具有「神學智慧」的傳道者能辨明耶穌基督的心腸,並且幫助人以祂的思想、感受和榜樣去踐行所信之道,對當下的處境作出正確的行動回應。實踐神學強調神學的實踐智慧,可以在牧養場景和社會現實的處境中切實應用,叫人在充滿挑戰的日子無懼艱難,乘著靈風,堅毅前行。

悲傷的季節

悲傷的季節 污水泵房問題再次浮現   去年新學期開始,心裏有預感,2018-19學年將會是不容易的一年。...

教導: 知所辨識

教導: 知所辨識 基督教教育是「愛的教育」   在上一期「院長的話」,我提及「愛」是最大的恩賜,有愛的人是被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