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简介 > 院长的话
校外课程:
小字型
中字型
大字型

曹伟彤院长相片

智慧在十字路口呼唤

我们是好人!

  麦卡锡(Cormac McCarthy)的《长路》(The Road)是一部著名小说。故事的主角是一位父亲和十岁的儿子。一天,他们一同在路上走。一个全球的灾难已经发生。是核子战争?是气候改变?是病毒大流行?我们不知道。然而,结果却是清楚的。整个社会变得混乱,变得撕裂。很多人死了。那些仍然生还的人则抢夺衣服和食物。

  儿子问父亲:「这些是什么人?他们会吃人吗?他们是坏人吗?」父亲回答:「他们都是坏人!」儿子问父亲:「我们会吃人吗?」父亲回答:「不会。」儿子说:「因为我们是好人!」父亲回答:「是,因为我们是好人!」

  「作好人」是什么意思?处身于这个破碎的世界,人是否可以作好人?对于大多数逃亡的人来说,答案是「不要作好人!最要紧的是生存!」。在路上,父亲也这样想过。可是,儿子那简单的答案提醒了他:「我们是好人!」

智慧的呼唤

  这一年多以来,香港不单跟整个世界一样,正面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同时还要面对本身不明朗的将来。我们站在十字路口──应该往哪里去?我们是好人吗?如何作好人?

  要回答这些问题,圣经一直以来都是我们最美好的指导。圣经的答案是:要细听智慧的话语。智慧是(希伯来文的)hokmah,是(希腊文的)sophia,是「智慧妇人」(Lady Wisdom),她就好像一位聪明的妇人。从箴言八章22至31节可见,智慧于创世的时候已跟耶和华在一起。当神建立天和海,智慧就已经存在。当神创造天,规划海,建立大地的根基,智慧已经在神旁边,好像一位工程师。她说:「那时,我在他旁边为工程师,天天充满喜乐,时时在他面前欢笑,在他的全地欢笑,喜爱住在人世间。」(30-31节)

  在路上,智慧渴望被人认识。她并没有隐藏,因她不是秘密的宝藏,只给一些大人物发现和收藏。智慧屹立在光明的日头下。她从高处、大门和十字路口呼唤(2-3节)。她向所有的生命呼喊(4节)。她爱那些爱她的人(17节)。智慧想被人认识;她嘹亮地说话,叫路上的人都能听见她。

  智慧大声说:「人哪,我呼唤你们,我向世人扬声。」(八4)「人」(people)和「世人」(mankind)都是指人类。智慧指定了她的听众,就是每一个人,什至包括傻瓜(一22)。智慧呼唤他们都要踏上智慧的道路。

追求明辨

  智慧给予人什么忠告?箴言第八章给了我们三个提醒。

  第一,智慧在十字路口叫人追求明辨。第5节:「愚蒙人哪,你们要学习灵巧,愚昧人哪,你们的心要明辨。」其中「愚蒙人」可以翻译为「头脑简单的人」(simple ones),「愚昧人」可以翻译为「愚蠢的人」(foolish ones)。「头脑简单的人」是未受教育或缺乏经验的人(一4,九4)。「愚蠢的人」是无知的人,并且不知道自己无知。智慧邀请所有人,包括「头脑简单的人」和「愚蠢的人」。

  对于这一点,智慧的话非常直接坦率:「你们这班头脑简单的人愚蠢的人,要追求明辨!」按照箴言一章7节(「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的解释,「明辨」是描述人在敬畏神的状况下运用理性来面对生活的种种困难。「明辨」的人行事之前仔细考虑情况,不会鲁莽;他们头脑冷静。「明辨」是治好「头脑简单」的良方。

  近年,我们的社会出现一些反智的现象。我们反对专家的意见;不听从医学、政治、经济、气象等界别的专业意见;不喜欢他们的结论。不少时候,不少人总是立场行先。我们拒绝自己不喜欢的观点,变得头脑简单。相反,「明辨」叫我们要看清楚,不假冒,不存偏见。我们要听那些就事论事之人的意见,就是那些看重事实的人,他们诚实地告诉我们他们所知道的和所不知道的。

谈论尊贵的事

  第二,智慧谈论尊贵的事情。第6节:「你们当听,因我要说尊贵的事,我要张开嘴唇讲正直的事。」「听」是指听者要准备回应老师的话(一5、8,四1、10,五7,七24),老师的话是尊贵和正直的。「尊贵的事」是崇高而光明的;「正直」是指笔直、直立、竖立的(八6、9,一3,二9)。智慧鼓励人不要追求纯粹的知识,而是要追求具有美德的知识。具体而言,这意味著人的回应是要避免诽谤、说谣言或谎言。人不要浪费宝贵的时间去指桑骂槐、尖酸刻薄,倒要定下更远大的目标,具美德地运用理智,发挥创意;即使遇上挫折,力量仍集中于解决问题。那就是说:假如路上有荆棘,就清除它们;假如路上有沙石,就一起清理它们。

言说真理

  第三,智慧要求我们说出真理,并憎恶虚谎的话。智慧说:「我的口要发出真理,我的嘴唇憎恶邪恶。」(7节)智慧提醒我们,说话是重要的。智慧只说出真理,她的嘴唇憎恶邪恶;意思是:求真并说出真理的同时,人要憎恶邪恶。

  人的邪恶可见于人的嘴唇所说的谎话。我们不能不承认,我们都是说谎的人。若有人说自己不会说谎,那人就是在说谎。人类说很多大话,什至从两岁开始便能说大话。在日常生活、在教会(什至在神学院)、在閒谈间,我们总会说谎,且次数频密。一些心理学家指出,一个普通人一天平均说谎两三次。我们向家人、朋友、同事说谎,也向陌生人说谎。

  为何我们会这样做?有人把说谎合理化(rationalization)。有些人认为说谎是不可避免的,它只是小小的代价,却能够叫事情前进,使工作完成。又有一些人认为,若要避免引起愤怒、苦涩,就要说谎;说大话是社会的润滑剂。

  说谎的情况不仅发生在人与人的相处之中,也发生在社交媒体上。早期的互联网是美好的,人耐心地彼此解释如何在网上活出好行为。那时候,互联网能够促使人走在一起。可是,现在的情况变了。部分原因是我们全然进入了一个社交媒体的时代,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地张贴文章。我们喜欢言论自由,却越来越不理会言论的责任和事实(fact)的真伪。再者,我们的新闻越来越多看重意见过于报导事实,什至创造「事实」。有些人并不区分事实和意见,误以为事实就是意见,意见就是事实,什至认为意见比事实重要,事实反而是次要。

  当然,有些人不是蓄意混淆意见和事实;他们只是发表意见,想获取别人肯定。问题是:当每个人只是发表自己的意见,却没有事实依据,不经意间,便在创造自己的「事实」。那么,结果就好像说谎一样,进一步遮掩了事实,最后带来人与人关系的撕裂,以及社会广泛的伤害。当人忽视真相,群体就不再团结,因为彼此失去了信任的基础。这一点,我们不是在自己的家庭中体会了吗?不是已经在教会看见了吗?不是已经在香港社会看到了吗?

  这样的表现不就是箴言所说的「愚蒙」和「愚昧」、「头脑简单」和「愚蠢」吗?我们要想一想:自己是否也常常同样的「头脑简单」和「愚蠢」,说了同样的话,未经查证,便夸大其词,人云亦云?

  因此,当有人说「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真理和意见」,我就越来越对此无感。不过,请不要误解我!你是可以有自己意见。就好像有人说最美味的食物是榴连,我们不用跟那人争辩。每个人都有发表自己意见的权利,但讲话者却不能够说自己拥有真相。

憎恶邪恶

  除了口要发出真理,我们的嘴唇也要憎恶邪恶。大卫看见漂亮的拔示巴,便喜欢她,后来更与她同房。拔示巴是乌利亚的妻子,但大卫希望完全拥有她,就命令约押派乌利亚到战场的最前线。在战场上,约押突然撤退军队,以致乌利亚身陷险境,要单独面对敌人,最终战死沙场。大卫没有悔悟,没有受良心责备。耶和华差遣先知拿单去见大卫。这个时候,拿单面临十字路口──他是否选择冒生命危险去告诫大卫?

  拿单到大卫那里,说了一个关于两个人的故事。有一个人是有钱的,另一个人是贫穷的。有钱人拥有很多牛群羊群,贫穷人则只有一只小母羊。一天,一位宾客来到有钱人的家里。为了款待宾客,有钱人夺去贫穷人的小母羊来宴客。大卫听到这个故事,便对拿单说:「这富有的人该处死。」拿单对大卫说:「你就是那人!」

  从这段对话,我们可见大卫的恶已变成隐闭的恶。他看不见自己的恶,因为他已成为恶的一部分。而拿单先知在十字路口,选择了不作假,直接指出大卫奸淫的罪,宣称神将会按他的恶行惩罚他。这个时间,大卫也在十字路口。他可以指斥拿单欺君犯上,把拿单杀掉,但他选择了第二条路。他深深懊悔,真诚地面对神。如诗篇五十一篇6至12所描述的,他恳求神以他的慈爱恩待他,按他丰盛的怜悯涂去他的过犯。他渴望在自己的内里有神的真理,他渴望得到智慧。

在十字路口的抉择

  同样,在这人生的十字路口,你是否也遇见不少恶人?你如何反应?选择哪一条路?你也是坏人吗?你会吃人吗?你要作好人吗?你听见智慧在呼唤你吗?智慧说:「你们当听,因我要说尊贵的事,我要张开嘴唇讲正直的事。我的口要发出真理,我的嘴唇憎恶邪恶。」(箴八6-7)智慧要我们聆听并且回应──要说尊贵的事,口要发出真理,嘴唇要憎恶邪恶。深愿我们都「听……说尊贵的事……张开嘴唇讲正直的事……口要发出真理……嘴唇憎恶邪恶」!

结语

  今个学年,学院站在十字路口,虽然面对教学和学习的重重艰难,面对香港局势的种种挑战,但愿我们一同做真学问,多说尊贵的话,多论正直的事,口一同发出真理,嘴一同憎恶邪恶。更具体来说,我们要一同做实践神学;一同发展宣教神学;一同钻研圣经并实践美好的讲道;一同在早会灵阅(lectio divina);一同参与神学沙龙;一同思想我们的教会观,思想「不从群众」的教会论;一同讨论公共神学,明白教会不单面对政治,还要面对经济、文化、道德等领域;一同尽心教学,改善我们的教学能力;一同关顾四周有需要的人,并培养下一代的青年人,尤其要从身旁的青年人做起。

  总之,我们要一同求真,多做真实的生命神学,一起实践;一同走向旷野,驶向水深之处,登上高山,走向平原,走向神的地方。阿们!


*本文改写自笔者在本院开学礼(2020年8月25日)之演讲稿。经文均采用和合本修订版,其中的粗体乃笔者所加。

2020年10月


 
版权所有 ©2021  香港浸信会神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