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院簡介 > 院長的話
校外課程:
小字型
中字型
大字型

曹偉彤院長相片

朝聖路上 心友靈情

朝聖路上的朋友

  2022年1月19日春季開學禮上,我與師生們談及朝聖。我分享了希伯來書十一章8至16節,這段經文記載一趟著名的朝聖之旅,由亞伯拉罕和撒拉展開。他們知道自己原是「客旅」,是「寄居者」,並且熱切渴望天上的耶路撒冷。

  其實,亞伯拉罕的故事也是我們的故事,因為我們同樣是客旅,是寄居者,同樣要面對目下環境的不安。朝聖路上,我們需要成為信心的百姓,對神保持專注,一同面對突然而來的挑戰和艱難。就如詩篇第四十二及四十三篇故事中的詩人,我們的「靈魂」渴望神的同在,好像鹿在乾旱之地渴望溪水一樣;我們要專注地尋求神的幫助。

  若然仇敵譏諷我們,說:「你的神在哪裏?」那我們便跑到瀑布旁邊,那裏可聽見「深淵就與深淵響應」。滔滔的河水洶湧澎湃地傾瀉而下,猛然打在石頭上,發出巨響好像雷聲貫耳。即使經歷壓倒性的壓迫,我們的心思卻可變得清澈,聽見神的聲音,那時我們要專注地尋求神的幫助。

  除此以外,朝聖路上,我們還需要朋友,大家一同面對困難。朝聖不僅是個人獨自的旅程,不僅僅是操練獨處,我們其實是跟其他朝聖者一起踏上旅程。就如但以理書第三章記載的故事,但以理的三個朋友一起站在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面前;他們不是孤單的,而是彼此支持,一同拒絕跪拜王設立的金像(16-18節)。結果是:他們三人一同被扔在火窰中(19-20節)。這個時候,王在火窰中看見第四個人,便說:「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的神是應當稱頌的!」(28節)原來這位唯一的真神也是這三個人的朋友,是他們勇氣的來源。

保羅的朝聖友伴名單

  朝聖路上,保羅曾告訴我們:他已經被澆獻,離世的時候到了(提後四6)。事實上,保羅是有理由絕望的。因為銅匠亞歷山大害他(14節);在他受審時,沒有人為他辯護(16節);底馬貪愛世界,離開他(10節);牢房寒冷,他又缺乏厚外衣(13節)……。但保羅並沒有絕望,也沒有怨恨。他說:「惟有主站在我身邊,加給我力量……我也從獅子口裏被救出來。主必救我脫離一切的兇惡,也必救我進他的天國。願榮耀歸給他,直到永永遠遠。阿們!」(17-18節)

  保羅這樣的信心和盼望,是來自他的記憶。保羅記得生命中愛護他的人的名字。這個名單包括了路加、馬可、百基拉和亞居拉、阿尼色弗一家、以拉都等。這些朋友與他一起走朝聖的道路。例如:路加跟保羅一起四處宣教,即使保羅入獄,也不以他為恥,對他不離不棄。馬可也是保羅的宣教同工,保羅在獄中亦想念他(11節)。曾幾何時,保羅認為馬可這個年輕人不成熟又不可信(徒十五37-39)。但到了後來,他們冰釋前嫌。這樣回復和好關係是罕見的,叫人振奮。還有百基拉和亞居拉,曾與保羅一起生活,一起傳道,甚至曾為保羅甘願冒上生命危險(羅十六4)。因為有這些朋友,所以保羅懷著強烈的盼望。

  保羅默想這張名單,看見神在別人身上留下祂的印記和指紋。那你又如何呢?誰在你的名單上?你這張名單是孕育勇敢和盼望的土壤。

我的朝聖友伴名單

  朝聖路上,我也有自己一份名單。剛開始牧會時,我遇見一位很好的前輩。他比我大三十多歲,是教會的義務會牧。牧會約半年,我獲委派成為教會的助理會牧。當時,那位義務會牧同時是一所語文學校的校長,只能每月來教會講道一次。我作為教會的助理會牧,卻須兼任人事會、會務會、會牧執事會的主席。這是義務會牧的安排和設計。

  我每週一次前往他的學校,與他見面。他常常鼓勵我,說我做得很好。那段日子,我喜歡晚間跟弟兄姊妹見面談心。他說:「你跟他們見面,勝過他們跟很多輔導員見面。」他就是這樣鼓勵我。因此,我牧會生涯的開端十分順利。我是蒙福的人,蒙了這大福氣,因為我遇上一位很好的老前輩。

  此外,我的清單上其中一個名字,是一位來自新加坡的牧師。2007至2008年,是我一生的轉捩點,神改變了我。2007年7月,我在泰國一個國際研討會議上發表學術文章。會後,一位來自新加坡的牧師走過來跟我交談。我們找了一個地方喝咖啡,談學問心得。誰知這麼一談,竟是四個多小時!雖然我們只是談學問,卻在學問交流中交心,加深了彼此的認識。我們瞬間成了要好的朋友,還笑稱對方是失散了的胞兄弟。後來,他來香港公幹,在緊湊的行程中,特意抽時間跟我深夜見面。雖然我們見面的次數不多,只有十數小時的情誼,感情卻非常深厚。

  2008年,我面對很大的艱難。我苦無法子,只好硬著頭皮,向新加坡這位牧師求助。誰知他竟一口答應。所以,日後我常跟他說,欠了他一個大人情;他幫助了我,也幫助了神學院。每次見面,我們都談天說地,談論學問,彼此的情誼十分穩固。他給我的恩惠,是人間難得的美好,是神賜予的禮物。我就任院長時,他送我一個鑄有竹葉圖案的金屬竹節片作為紀念。我們的情誼,就是這麼奇妙地深種下來,並且漸漸增長。

震撼的屬靈旅程

  2009年是我任院長的第一年。經過了半年,我看見學院在神的恩領下破浪前行,便在6月前往美國洛杉磯和三藩市,探訪當地的教會和校友。期間,我經歷了一趟屬靈旅程,享受友情之樂。離開洛杉磯那一天,我探望年近百歲的林道亮牧師(他曾在台灣中華福音神學院擔任院長十年),請他為我禱告,並面授作院長的心得。開始交談時,我期望他談論有關如何作院長的一些故事。可是,他只跟我談聖經。他用了三節經文(創一26;啟三21;太七21)勉勵我,提醒我要留心聆聽神的心聲。起初,我有點失望,心想這些經文我也懂。可是,當我謙卑下來細聽,就十分感動,感受到神的靈的同在。接著,他為我按手禱告,祈求我靈命強健。按手禱告期間,我感到震撼,整個人發抖。於我而言,他本來是一個陌生人,卻成為神差來的使者,作我的屬靈阿爸(abba),教導我,使我受神感動。道別時,他站在家門口,親自目送我驅車離去。林牧師送別時的微笑,讓我看見天父的微笑。

  的確,林牧師比我更清楚我正在努力成為誰;他幫助我成為我自己,教我成為一個怎樣的院長。因為他比我更完全面向神,所以,通過與這個前輩的友誼,我與神更親近了。

延續心友靈情

  2022年,我進入事奉的另一個階段。我放下很多行政工作,專心於教研和人事,深耕細作,培養下一代牧者。今年1月和2月,我本計劃分別約見兩班年輕校友,合共四班,約五十人。可惜由於疫情的緣故,至今我只能與其中一班校友面談。

  1月3日,我、林國彬牧師和陳合英老師與七位校友見面,談談牧養心得,聆聽他們牧養的故事。他們細說籃球佈道、足球佈道、大手佈道、聖經教導的成長之路。我也跟他們分享一些神學思考,談及路恩哲(Andrew Root)、田立克(Paul Tillich)、杭辛格(Deborah Hunsinger)、霍爾(Douglas Hall)等大師的思想。我們享受美好的團契,這也是一個「等候室」(跨代分享生命故事的平台)。之後,我稱他們為「七小福」。他們都是我的年輕朋友,在朝聖路上,彼此成為友伴同行。

  我很希望與他們同行,教導他們,鼓勵他們要有勇氣。就如保羅所說:「我記得你無偽的信心……為這緣故,我提醒你要把神藉著我按手所給你的恩賜再如火挑旺起來。因為神賜給我們的不是膽怯的心,而是剛強、仁愛、自制的心。」(提後一5-7)我希望他們變得更強大。其實,我也需要他們同行。我希望大家一同打一場美好的仗,完成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賽程,堅持信念到底。因為世界需要盼望,而教會是我所知道最有盼望的地方。我們要跟神和你們成為友伴同行。

  朝聖路上,我們不是各自孤單前行,而是互為友伴。我為生命的友情而歡欣,因為我們可以一同在神的友情、人的友情之中開懷歡笑。歡喜快樂,是人經歷神的喜樂所結出的生命果實,是「心友靈情」的門徒生命操練所收穫的成果。

* 經文均採用和合本修訂版。

2022年4月


 
版權所有 ©2022  香港浸信會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