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简介 > 院长的话
校外课程:
小字型
中字型
大字型

曹伟彤院长相片

朝圣路上 心友灵情

朝圣路上的朋友

  2022年1月19日春季开学礼上,我与师生们谈及朝圣。我分享了希伯来书十一章8至16节,这段经文记载一趟著名的朝圣之旅,由亚伯拉罕和撒拉展开。他们知道自己原是「客旅」,是「寄居者」,并且热切渴望天上的耶路撒冷。

  其实,亚伯拉罕的故事也是我们的故事,因为我们同样是客旅,是寄居者,同样要面对目下环境的不安。朝圣路上,我们需要成为信心的百姓,对神保持专注,一同面对突然而来的挑战和艰难。就如诗篇第四十二及四十三篇故事中的诗人,我们的「灵魂」渴望神的同在,好像鹿在干旱之地渴望溪水一样;我们要专注地寻求神的帮助。

  若然仇敌讥讽我们,说:「你的神在哪里?」那我们便跑到瀑布旁边,那里可听见「深渊就与深渊响应」。滔滔的河水汹涌澎湃地倾泻而下,猛然打在石头上,发出巨响好像雷声贯耳。即使经历压倒性的压迫,我们的心思却可变得清澈,听见神的声音,那时我们要专注地寻求神的帮助。

  除此以外,朝圣路上,我们还需要朋友,大家一同面对困难。朝圣不仅是个人独自的旅程,不仅仅是操练独处,我们其实是跟其他朝圣者一起踏上旅程。就如但以理书第三章记载的故事,但以理的三个朋友一起站在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面前;他们不是孤单的,而是彼此支持,一同拒绝跪拜王设立的金像(16-18节)。结果是:他们三人一同被扔在火窰中(19-20节)。这个时候,王在火窰中看见第四个人,便说:「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的神是应当称颂的!」(28节)原来这位唯一的真神也是这三个人的朋友,是他们勇气的来源。

保罗的朝圣友伴名单

  朝圣路上,保罗曾告诉我们:他已经被浇献,离世的时候到了(提后四6)。事实上,保罗是有理由绝望的。因为铜匠亚历山大害他(14节);在他受审时,没有人为他辩护(16节);底马贪爱世界,离开他(10节);牢房寒冷,他又缺乏厚外衣(13节)……。但保罗并没有绝望,也没有怨恨。他说:「惟有主站在我身边,加给我力量……我也从狮子口里被救出来。主必救我脱离一切的凶恶,也必救我进他的天国。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阿们!」(17-18节)

  保罗这样的信心和盼望,是来自他的记忆。保罗记得生命中爱护他的人的名字。这个名单包括了路加、马可、百基拉和亚居拉、阿尼色弗一家、以拉都等。这些朋友与他一起走朝圣的道路。例如:路加跟保罗一起四处宣教,即使保罗入狱,也不以他为耻,对他不离不弃。马可也是保罗的宣教同工,保罗在狱中亦想念他(11节)。曾几何时,保罗认为马可这个年轻人不成熟又不可信(徒十五37-39)。但到了后来,他们冰释前嫌。这样回复和好关系是罕见的,叫人振奋。还有百基拉和亚居拉,曾与保罗一起生活,一起传道,什至曾为保罗甘愿冒上生命危险(罗十六4)。因为有这些朋友,所以保罗怀著强烈的盼望。

  保罗默想这张名单,看见神在别人身上留下他的印记和指纹。那你又如何呢?谁在你的名单上?你这张名单是孕育勇敢和盼望的土壤。

我的朝圣友伴名单

  朝圣路上,我也有自己一份名单。刚开始牧会时,我遇见一位很好的前辈。他比我大三十多岁,是教会的义务会牧。牧会约半年,我获委派成为教会的助理会牧。当时,那位义务会牧同时是一所语文学校的校长,只能每月来教会讲道一次。我作为教会的助理会牧,却须兼任人事会、会务会、会牧执事会的主席。这是义务会牧的安排和设计。

  我每周一次前往他的学校,与他见面。他常常鼓励我,说我做得很好。那段日子,我喜欢晚间跟弟兄姊妹见面谈心。他说:「你跟他们见面,胜过他们跟很多辅导员见面。」他就是这样鼓励我。因此,我牧会生涯的开端十分顺利。我是蒙福的人,蒙了这大福气,因为我遇上一位很好的老前辈。

  此外,我的清单上其中一个名字,是一位来自新加坡的牧师。2007至2008年,是我一生的转捩点,神改变了我。2007年7月,我在泰国一个国际研讨会议上发表学术文章。会后,一位来自新加坡的牧师走过来跟我交谈。我们找了一个地方喝咖啡,谈学问心得。谁知这么一谈,竟是四个多小时!虽然我们只是谈学问,却在学问交流中交心,加深了彼此的认识。我们瞬间成了要好的朋友,还笑称对方是失散了的胞兄弟。后来,他来香港公干,在紧凑的行程中,特意抽时间跟我深夜见面。虽然我们见面的次数不多,只有十数小时的情谊,感情却非常深厚。

  2008年,我面对很大的艰难。我苦无法子,只好硬著头皮,向新加坡这位牧师求助。谁知他竟一口答应。所以,日后我常跟他说,欠了他一个大人情;他帮助了我,也帮助了神学院。每次见面,我们都谈天说地,谈论学问,彼此的情谊十分稳固。他给我的恩惠,是人间难得的美好,是神赐予的礼物。我就任院长时,他送我一个铸有竹叶图案的金属竹节片作为纪念。我们的情谊,就是这么奇妙地深种下来,并且渐渐增长。

震撼的属灵旅程

  2009年是我任院长的第一年。经过了半年,我看见学院在神的恩领下破浪前行,便在6月前往美国洛杉矶和三藩市,探访当地的教会和校友。期间,我经历了一趟属灵旅程,享受友情之乐。离开洛杉矶那一天,我探望年近百岁的林道亮牧师(他曾在台湾中华福音神学院担任院长十年),请他为我祷告,并面授作院长的心得。开始交谈时,我期望他谈论有关如何作院长的一些故事。可是,他只跟我谈圣经。他用了三节经文(创一26;启三21;太七21)勉励我,提醒我要留心聆听神的心声。起初,我有点失望,心想这些经文我也懂。可是,当我谦卑下来细听,就十分感动,感受到神的灵的同在。接著,他为我按手祷告,祈求我灵命强健。按手祷告期间,我感到震撼,整个人发抖。于我而言,他本来是一个陌生人,却成为神差来的使者,作我的属灵阿爸(abba),教导我,使我受神感动。道别时,他站在家门口,亲自目送我驱车离去。林牧师送别时的微笑,让我看见天父的微笑。

  的确,林牧师比我更清楚我正在努力成为谁;他帮助我成为我自己,教我成为一个怎样的院长。因为他比我更完全面向神,所以,通过与这个前辈的友谊,我与神更亲近了。

延续心友灵情

  2022年,我进入事奉的另一个阶段。我放下很多行政工作,专心于教研和人事,深耕细作,培养下一代牧者。今年1月和2月,我本计划分别约见两班年轻校友,合共四班,约五十人。可惜由于疫情的缘故,至今我只能与其中一班校友面谈。

  1月3日,我、林国彬牧师和陈合英老师与七位校友见面,谈谈牧养心得,聆听他们牧养的故事。他们细说篮球布道、足球布道、大手布道、圣经教导的成长之路。我也跟他们分享一些神学思考,谈及路恩哲(Andrew Root)、田立克(Paul Tillich)、杭辛格(Deborah Hunsinger)、霍尔(Douglas Hall)等大师的思想。我们享受美好的团契,这也是一个「等候室」(跨代分享生命故事的平台)。之后,我称他们为「七小福」。他们都是我的年轻朋友,在朝圣路上,彼此成为友伴同行。

  我很希望与他们同行,教导他们,鼓励他们要有勇气。就如保罗所说:「我记得你无伪的信心……为这缘故,我提醒你要把神借著我按手所给你的恩赐再如火挑旺起来。因为神赐给我们的不是胆怯的心,而是刚强、仁爱、自制的心。」(提后一5-7)我希望他们变得更强大。其实,我也需要他们同行。我希望大家一同打一场美好的仗,完成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赛程,坚持信念到底。因为世界需要盼望,而教会是我所知道最有盼望的地方。我们要跟神和你们成为友伴同行。

  朝圣路上,我们不是各自孤单前行,而是互为友伴。我为生命的友情而欢欣,因为我们可以一同在神的友情、人的友情之中开怀欢笑。欢喜快乐,是人经历神的喜乐所结出的生命果实,是「心友灵情」的门徒生命操练所收获的成果。

* 经文均采用和合本修订版。

2022年4月


 
版权所有 ©2023  香港浸信会神学院